不一定得從族群關係來看問題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在鄭庭河 華社某些論者的視野和思維裡,不曉得是認知有限,還是蓄意為之,總是把本國的問題都歸納到族群關係,尤其族群差異、矛盾的範疇內。連一些至少情理或概念上根本無關特定族群利益,而是普遍公民權益的問題,如涉及經濟、文化、教育、宗教等方面者,其人老愛把其局限在甲族和乙族之間的對立、摩擦、競爭、猜忌、誤解等關係上來理解和詮釋。

之所以,其人談華教,乃至宗教課題,總是會扯到華巫關係,然后大而化之地推論兩族之間如何彼此認知、看待,應當如何彼此理解、相處等。

雖說我國和任何多元族群社會一樣,的確面對一定程度上的族際關係問題,惟有時候正如某些論者老生常談的:「都是政客在搞鬼」,民間未必如人們 所以為的那麼在意語言、文化、信仰等差異,反而彼此間的共性——尤其日常生活上有相當程度之跨族接觸者——還比差異性更多、更大、更深。

政客搞鬼

如說對于華教和宗教的看法,實在不必把華人、馬來人或印度人都認定為必然抱持某種觀點、態度或立場等,然后生搬硬套到族群利益和文化差異問題,結果就是「你讓一步,我退一步」、「接受主流族群主導現實」或「本國是某族所信仰之宗教的宗教國」之類莫名其妙的消極言論。某些論者,尤其當權黨團中人或其代言人,總愛通過如此論述向少數族群「曉以大義」,似乎要挫折人們追求人權、文化權、公民權等的理想和熱忱。

實際上,不論是捍衛華教或反對宗教化,都不是個別族群的問題,而是關乎國家及全民的問題。華教對國家的貢獻是無可抹殺的事實,其所承載和傳播的中華文化,實乃人類共有的資產之一。不論是華校或華文科的存在及發展,均關乎國 家未來的福祉,所以若能突出、強調這一點,華教運動誠可作為全民運動,而非總被拿來說「會挑起主流族群敏感神經」的華族運動。

至于宗教化課題,某些論者總是不假思索地把非馬來人和非穆斯林劃為反宗教化者,而馬來人和穆斯林則自動成為支持者,包括如「穆斯林不可反對宗教法」之類的說辭,也廣為流傳。實際上,支持宗教化和反對宗教化,根本不必——也不該一刀切地依族際或教際界線來劃分。

畢竟,宗教權坐大的問題,其實是關乎民主和人權的問題,影響的是每個公民的權益,因為宗教法、宗教機構,以及教界的掌權者,往往都不是通過成熟、完善的民主機制商討、協議、遴選出來的,也無法對之進行有效監督和制衡。會讓如此法律和掌權者「如虎添翼」的宗教化,任誰都該反對。

誠希望眾論者思維和眼界開闊、深入點,不要再翻炒「甲族vs乙族」的老套路,以至不但模糊、轉移了焦點和癥結,恐怕還會如所謂「自我實現的預言」般,為國家的族群關係更添亂。

民間未必如人們所以為的那么在意語言、文化、信仰等差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