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喬治市卷帙》(六之四)

作者:杜忠全 出版社:大將出版社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輕鬆 - www.dajiang.com.my (2011年5月26日完稿)

辜鴻銘與伍連德

前些年在島上教寫作課,無論面對專業或非專業的學生,我總喜歡穿插一些貼近眼前時空的選文,揣想應能引起聽課的興味。透過名家選文來閱讀檳城,我那幾年的課總是從凌叔華的名篇《記我所知道的檳城》掀開頭。凌叔華記她的檳城行,開篇追述自己嚮往檳城的緣由,而以相當的篇幅來寫辜鴻銘——一個從檳城出發而名揚國際的民國怪傑。

民國年間,辜鴻銘是北京城裡響噹噹的一號人物,自號「生在南洋學在西洋婚在東洋仕在北洋」,晚年尤其總在北京胡同裡惦念著自己誕生的南方島嶼。因父輩的交往而有所接觸,幼年的凌叔華從他那裡聽了不少檳城故事,因而對這赤道小島深為嚮往。后來應邀來訪檳嶼,卻發現當年譽滿國際的辜鴻銘, 在他的出生地反而所知甚稀;故鄉人對他的冷漠,與他在國際上享有的名氣有著極大的落差。讀凌叔華的文字,我照例要問濟濟一堂的學子,說之前知否聽過辜鴻銘其人其名?「沒有!」答案斬釘截鐵且不留懸念。再說,早幾年因中國出了本《國士無雙伍連德》,于是重新喚起自己中學時代的記憶。因一度在大英義學上先修班,故而對這名號並不陌生:如沒記錯,那么,當年某一回的週一集會,校長似乎曾在訓詞裡提過這光榮校友;這學校的光榮校友不在少數,但在近200年的光榮傳統裡,伍連德總佔有重要一席,不然學校的常年運動分組便不會為他留一席之地了。如果這傳統迄今未改,那么,所有大英義學的在 籍或畢業學生,應該沒有不曉得伍連德的才是。

只是,離開這1817年創校的老學校之后,后來我在中文圈子裡,一直不曾讀到任何有關伍連德的隻字片言。于是乎,這從椰腳街一路走上國際大舞台的一代名醫,便逐漸在記憶裡淡化…

最近因中國《南方週末》的報導,讓早叫塵封的伍連德重新登上本地中文報章——這是好事。過去我們的社會不曾重視或認真整理名人足跡,因此,不管是歷史份量頗重的本城人物或來訪的寰宇名人,大多都飄散如風不留遺痕。半個世紀之前,慕名前來的凌叔華感歎辜鴻銘的故鄉人對他不予聞問,而讓中國為之豎立銅像的伍連德醫生,除了那明顯存在的英語與中文社群之間的傳統隔閡,我們還應該做一些什么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