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北極圈

「我家住在極圈附近。」聽到這句話時,不少人應該都會聯想到刻苦的生活環境,比如大家都要穿著毛茸茸的保暖衣物,每天只能抓魚來果腹,住在小小的冰屋裡頭等等,現在都已經21世紀了,來看看真實住在那裡的Hjertefolger一家六口是怎么活得與城市人無太大差異,甚至活出更健康的生活!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從2013年起,挪威男子Benjamin Hjertefolger與他的家人就居住在桑霍爾恩島(Sandhornoya)上,開始了自給自足的生活。為了克服艱困的天然環境,他們在朋友的協助下,親手建造了一棟三層樓的土角厝,配有5間臥房、2間浴室,而沙、水、泥土和其他有機物質,就是他們最好的天然建材。

如果光靠泥土,是無法有效遮風避雨的,因此他們在小屋外面,搭起了一層25英尺(約7.62公尺)高的圓拱型「防護罩」,不僅能夠抵擋強風與暴雪的襲擊,還能夠大幅降低取暖設備的費用,無論是在功能性,還是美觀性來說,它都能夠為質樸的小屋,增添更多的風采。

兼任溫室種水果

至於吃的問題,也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半圓形罩子,還覆蓋了一片菜園。在這片溫室環境中,他們種植了各式各樣的蔬果:蘋果、櫻桃、李子、杏子、 奇異果、葡萄、黃瓜、番茄、香草、南瓜及甜瓜等,這些蔬果都能夠在一年有3個月完全無日照的生長條件下,依舊結出甜美的果實。這一家人將廚餘堆肥,連同其排泄物用來替植物施肥,還使用可生物降解的家用品,以期不對環境造成汙染。

有科學研究發現,太陽黑子的磁場在過去20年來持續下降,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極光也許會進入沉睡期,難求一見。不過,對住在極光底下的這家人來說,今天不見,明天見,著實讓人羨慕不已。

居住於酷寒的極圈,在都市人的眼裡,也許是件相當乏味與痛苦的事,對於Hjertefolger一家而言,在壯麗景色與神秘極光包圍下的生活,卻是十分自在的:「我們愛這棟房子,建造它的過程重新塑造了我們這一家,因此我們永遠無法在其他人設計及建造的房子中,找到那種很難解釋的沉著力量。」(311)

這棟穹頂屋外有球型玻璃穹頂包圍著,隔絕了嚴苛的氣候,幫助室內保溫、抵禦風雨的攻擊,卻保留了極佳的視野。

屋外的太陽能板能收集電力供居家使用,省錢又環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