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世界經濟形勢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孫和聲時事評論人

就美國而言,若搞保護主義,最終可能會變成針對日台韓德等高增值產品出口國/地區。因為,美國與其他落后國的工資差距太大,沒有理由在美國生產低增值的商品,這只會損及美國老百姓的利益,也會加劇美國的通貨膨脹。

進入2017,新的一年,世界經濟前景如何?一種流行的看法是,2017將如2016一樣,不會有太大的改善。世界範圍的增長率依然不會超過4%。美國有可能維持在2.5%,歐元區與日本將會是2%以下的增長率,新興經濟體與發展中國家,也不會超過5%。印度、中國與大馬,或許尚可取得7%、6%與4%的增長。之后的幾年,大概也難有大的突破。

此外,學界近年流行一種看法,認為發達經濟體已進入一種長期停滯(Secular Stagnation)的欲振乏力的狀態。因為,即便發達經濟體出台政策性低利率,甚至是負利率政策,也無法振興經濟,通膨率也依然處在低通脹水平,失業率也依然處在高水平。這里也顯示,貨幣政策(即增減貨幣發行量與升降利率的政策)也已用老,難再發揮積極作用。可若要用財政政策(即增減政府開支或增減稅率的政策),主要經濟體的公共債務又已處于高位積累的高危水平。有人還擔心,什麼時候又會發生一場由債務引發的金融危機。

發達國前景堪憂

就債務而言,在2014年,全球債務水平(公共企業與家庭加總起來)已高達199兆美元(887兆令吉),是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86%,比2007年美國發生資次貸危機時的142兆美元(633兆令吉)還多出57兆美元(254兆令吉),也其占GDP百分比也同樣更高。據此,有人認為,至少發達經濟體已進入了停滯的時代。因為高債務限制了各國的增長潛能。其實,中國與大馬,也受到高債務制約增長潛能的困境。

深層地看,發達經濟體還面對一個高失業與高齡少子化的難題,進而引發了福利國危機的論戰。有論者甚至認為,發達國現行的社會保障制是個龐氏騙局(Ponzi Scheme),因為退休人士日多,而工作人口日少,長期來說,若一個在職人員得養2、3個退休人員,是難以為繼的,即便搞開放移民政策,效果也有限。據此而論, 發達國似乎前景堪虞,想移民發達國家者,恐也得三思而后行。

從世界各國經濟相互依存的互依論來看,發達國的停滯,也將會制約新興國與發展中國家的增長潛能。畢竟,發達的高收入國還是最具購買力的。他們若削減消費,出口便受到限制。與此同時,近幾年來,世界經濟的另一個特點是,世界貿易的增長率低于經濟增長率,這是1950年代以來,少見的現象。有人把這現象稱為逆全球化,也就是全球化在逆轉!

條件性趨同論

若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真的大搞美國至上的貿易保護主義,全球經濟就更不樂觀。對新興經濟體如台韓新馬來說,更會大受打擊。畢竟,目前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如在2014年,全球貨品出口總額約19兆美元(84兆令吉),其中美國便進口了2.4兆( 10兆令吉) ,中國則進口了1.9兆美元(8.5兆令吉)。這2個大經濟體若打貿易戰,自也會沖擊到全球經濟。

經濟學界有一種趨同論( Convergence)認為,若開放貿易,發達國與落后國之間的人均收入差距應會日趨拉近。因為,若商品與服務,及資本若能自由流動,按比較優勢論,發達國已不具優勢的產業會流入較落后國,也為落后國提供了就業機會與賺取外匯,增加儲蓄的機會,進而最終會提高落后國的工資與生活水平,其他物品如土地的價格也會遞升,進而拉近國與國之間的貧富差距。

當然,理論歸理論,現實世界中,國與國之間的人均收入差距,只發生在少數國家或地區如台韓新港,多數國家則舊態依然,若是發展到某一階段后,便遇到阻力,難以更上一層樓。這就引出了另一個條件性趨同論( Conditional Convergence);也就是,需要有另外一些配套條件,方可能拉近貧富國間的差距,如有為政府,有效的產業政策,天時、地利、人和等。若發達國搞保護主義,這個可能性就會遇阻,得另謀出路。

就美國而言,若搞保護主義,最終可能會變成針對日台韓德等高增值產品出口國/地區。因為,美國與其他落后國的工資差距太大,沒有理由在美國生產低增值的商品,這只會損及美國老百姓的利益,也會加劇美國的通貨膨脹。盡管如此,由于當前國際生產格局錯綜複雜,一個產品的分工通常涉及多國的分工協調,不是一國生產整個完整產品,故在實踐上,貿易保護主義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此外,美國是個商業主義國,政治也高度受到商業的有形或無形的影響,不是說總統想怎麼干,就能怎麼干。

供給過剩的時代

若發達國進入相對停滯期,又搞保護主義,以便保住國內就業的話,那麼新興經濟體就得另謀出路,如加強彼此間的互通有無,互利互惠,如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RCEP)類的區域貿易區。就此點言,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也是個出路,中國有豐富的基礎建設技術與經驗,也有資金,可與其他需要發展的國家進行合作。當然,這也要考慮及項目的可行性與經濟效益,不可為了投資而投資,超前投資也可能帶來不可欲的后果,如產能過剩。

有論者認為,當代也是個供給過剩的時代,到處均是產能與供給過剩,如何創造有購買力的有效需求才是正確的處方。沒有有效需求,投資也無以為繼,更別說創造就業與保就業了。據此,除了必要的投資外,如何搞必要改革,以便釋放改革紅利,也是出路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