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盃足賽擴軍默契球成隱憂

世界杯擴軍一事在10日拍板定案,國際足聯(FIFA)宣布,從2026年開始,世界杯參賽球隊將從原有的32支增至48支。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體育 -

這意味著,將有超1/5的國際足聯成員( 211個成員國) ,加入到這四年一度的盛事當中;2022年的卡塔爾世界杯將成為歷史最后一屆32強決賽圈。

從世界杯于1930年首創只有13隊參與,至今擴軍至48支,已是國際足聯第九次進行賽制改革。如今採用的決賽圈32隊賽制,始于1998年。

48強決賽圈將分16個小組,每組3隊先進行單循環賽,排名前二晉級淘汰賽,全部80場比賽將在32天內完成;比起32強制,賽場多增16場,但賽日只增加兩天。

力度如此大的改革措施,自然有利有弊。先談利,擴軍將讓世界盃更具有「世界」意義,更多球隊的加入,也會讓世界盃的比賽風格更加多元。

對國際足聯來說,擴軍意味著更為廣泛的影響力以及更多的商業收入。隨著參賽隊伍增加,比賽場次將從64增至80場,帶來更多的廣告、轉播和門票收入。

FIFA估算改革后,世界杯整體財政收支將增長20%,達65億美元,潛在利潤將增長6.4億美元。不過,足聯和東道主在賽事組織上的花費成本,也將增多約3億美元。

小國有望在世界杯舞台一鳴驚人,如哥斯達黎加在 2014年巴西世界杯爆冷淘汰意大利歷史性殺入八強,球衣銷量激增、旅遊業也在短期內蓬勃發展。此外,今年擴軍后的歐錦賽,也催生了威爾斯和冰島等「黑馬」。

含金量或下降

無論如何,世事無完美。世界杯擴軍后,豪門將被「稀釋」到各小組中,導致強強對話銳減,如同今年的歐錦賽般,水準良莠不齊,含金量下降。

其次,小組賽階段,每組每輪比賽都有一隊輪空。收官戰中,輪空球隊很可能被同組另兩支隊伍聯手「做掉」,新賽制可能催生默契球,這是外界最擔憂的一面。

此外,足聯還需要解決可能頻繁出現的同分連環套問題,比如同分先看淨胜球或平局需不需要踢點球? 2026年世界杯東道主,將于2020年5月揭曉。

國際足聯宣布2026年世界杯擴軍至48強的消息后,最讓亞洲球迷關心的,莫過于各大洲的名額分配。

儘管國際足聯尚未官方披露,但不少外媒曝料,亞洲可能會從目前的4.5席增至8.5席,成為世界杯擴軍后的「大贏家」。

各大洲分配方案這一議題,將于今年5月在巴林舉行的國際足聯會議上進行討論,具體分配方案屆時將出爐。

按目前的世界盃決賽圈32強名額分配,歐洲有13席( 40.625%)、非洲5席( 15.625%)、亞洲4.5席( 14.0625%)、南美洲4.5席(14.0625%)、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區3.5席(10.9375%)、大洋洲0.5席(1.5625%),以及東道主1席(3.125%)。

在32強制之下,亞洲的半個名額,屬于世界杯入選賽亞洲區階段第5名球隊,這支隊伍需與中北美球隊通過附加賽分出高下。按《泰晤士報》體育主編齊格勒分析,最終名額分配可能為歐洲16席、非洲9席、亞洲8.5席、南美洲6席、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區6.5席、大洋洲1席,以及東道主1席。

英國廣播公司《BBC》則認為,根據各大洲的會員協會數量和整體實力,在上述比例下進行微調的話,比較合理的情況應是歐洲20席、非洲8席、亞洲7席、南美洲5.5席、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區5.5席、大洋洲1席、東道主1席。

無論如何,亞洲國家過去在世界杯的戰績乏善可陳,除了日本和韓國在2002年利用東道主優勢殺入淘汰賽之外,2014年巴西世界杯更是集體止步小組賽。如此缺乏競爭力的成績,也給亞洲足協欲為己謀求利益,增添難度。

在穆里尼奧麾下不受重用的曼聯后腰施奈德林(圖),即將加盟埃弗頓,與前恩師科曼團圓。

儘管外界認為,國際足聯會長因凡蒂諾急于推行世界杯擴軍計劃,是為了兌現自己當選前的承諾,但如今這一切塵埃落定,擴軍勢在必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