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死于扣留所的故事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DN COLUMN -

羅貴玲

來自柔佛州新邦令金的詹德蘭是一名羅里司機,他與妻子育有6名女兒,為了生計,他和友人納因在吉隆坡租了一個小單位,在雪隆一帶工作。患有高血壓的他,每個月都會回柔佛領取高血壓藥物,並與家人相聚。

2012年8月至9月期間,孟加拉籍的阿魯丁到其住家尋求幫助,當時只有屋友納因一人在家,阿魯丁要求協助護送他的印尼籍妻子到醫院去生產。事后,阿魯丁的妻子在醫院誕下了嬰兒,由于他和妻子沒有合法文件,也負擔不起生產手續費,因此想找人領養他們的孩子。

助人圓夢變惡夢

納因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詹德蘭。好心的詹德蘭,想起了結婚多年卻無法如願懷孕的大姨,如果把這消息告訴他們,他們一定會很高興。他馬上撥電給姨丈拉希曼問其意願,他們同意了。熱心的詹德蘭,單純的想到能幫助這對移工夫婦之余,又能為姨丈夫婦圓夢,殊不知這卻是噩夢的開始。

2012年9月6日,詹德蘭被警察逮捕了,原因是阿魯丁的妻子報警指她的嬰兒被綁架。沒有任何犯罪記錄的詹德蘭嚇壞了,他到底做了什麼,他就只是打了個電話,他沒做壞事啊,為什麼警察逮捕他?他百思不解。瘦弱的詹德蘭,被扣在金馬警局扣留所,屋友納因和姨丈拉希曼也同時被逮捕了。

詹德蘭的家人收到消息,擔憂不已。尤其是詹德蘭的妻子瑟薇,知道丈夫患有高血壓,必須定時服用藥物,趕緊想盡辦法打聽丈夫的下落,可是警方拒絕透露丈夫被扣押的地點,也不允許他們見面,拒絕協助將高血壓的藥物交給丈夫,甚至還向她索取300令吉的「訊息費」,以換取丈夫被扣押地點的訊息。

22歲在機場擔任警衛的長女瑞塔,對于警察的無理感到不忿;而4歲的幼女,不知道爸爸發生了什麼事,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姐姐撥打電話。

在扣留所的詹德蘭,他的身心狀況不佳,除了因為沒有服用高血壓藥物而倍感不適以外,詹德蘭也不明白為什麼警察要抓他,他害怕因此而丟了工作,他的家人知道他在這里嗎?她們一定非常擔心他。他不斷反問被關在同一個牢房裡的拉希曼。每週必須洗腎三次的拉希曼也感到無能為力,他把洗腎的事情告訴警察,警察置之不理,也沒有表示會安排的意願。兩個人無力的坐在牢房里,也許他們會病死,也許還沒到審訊日,他們會被憂慮折磨至死。

2012年9月9日,警方把詹德蘭帶到推事庭申請延長扣留,詹德蘭精神狀況已經非常不佳,在推事面前喊叫,推事指示警方必須帶他到醫院接受治療,但警方沒有這麼做,反而決定將死者獨立扣留在沒有廁所及睡床的單人房里。從監控犯人的閉路電視螢幕上可以看到,詹德蘭寒冷疼痛的畏縮著消瘦的身軀,躺在冰冷的洋灰地上。任何人都可以輕易判斷,這個人需要幫助。

12小時未發現異樣

2012年9月10日下午7時,詹德蘭被發現已經死了。根據閉路電視記錄,詹德蘭在早上7時48分或更早以前就已經失去了知覺。驚人的是,早上7時直到被發現死亡的傍晚7時之間,在那12個小時里,扣留所官員竟然沒有提供任何的膳食,包括午餐和晚餐給詹德蘭,也沒有讓他去上廁所或是換洗,否則就不可能在那12小時里沒發現詹德蘭的異樣。別談警察職業操守,就以基本良知來說,這個發現實在是讓人感到心寒。

詹德蘭死了……法官在判詞里說:「如果金馬警區的警方、值班官員及監督閉路電視的官員都盡職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發現死者當時有些不妥,尤其在2012年9月10日早上。他們應該立即介入並送死者去醫院,但那些必須遵守1953年扣留所法令行事的人,卻疏忽職責並逃避責任。」

獲35萬賠償

法官也指:「普通法及法律已闡明,必須確保扣留者不受警方、其他扣留者傷害或自殘。普通法闡明,當局有責任確保扣留者的健康,在被扣期間獲得醫藥照顧。若當局遵守1953年扣留所法令,扣留者肯定會安全,不受他人傷害或自殘。這是一個可避免的死亡案,只要調查官或警方採取必要措施,送死者去醫院。若這不是應受譴責和違憲的行為,那我不知道到底要如何形容它。」

2017年1月9日,高庭判決警方失職導致詹德蘭死在扣留所,警察及政府須賠償35萬給家屬。勇敢的家人,煎熬的4年,背著喪親之痛,沒放棄為詹德蘭討回一個公道。還有有多少個詹德蘭,卻有多少個勝訴? 備註:本文是筆者採集了多方資料后撰寫,不排除一些細節與真實情況有出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