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垃圾看公民意識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WRITERS COLUMN -

Tunku Abidin Muhriz

召來地方政府垃圾處理承包商的羅里來運走)、堵塞路邊排水溝發臭的塑料袋及食物(需要精確瞄準拾起來)和城市里各種野生動物的屍體。但最常見,是煙頭、食品包裝、飲料罐和瓶子。這些垃圾,大部分似乎不可能是從家里意外飛出來的,反而很大可能,是故意從車里拋出來。

在轉入排屋住宅區后,我以為工作會變得容易,但我錯了:在一條街尾處,有幾個修車廠,一個廢棄的地段上則堆滿了猶如一座金字塔般的廢棄物。我們必須再次召喚羅里來運走。

活動結束后,我一直在想這些亂丟垃圾的人之思維:把垃圾從窗口拋出或拋到一個垃圾堆中,其帶來的方便,能敵過之后為你或其他人,因垃圾惡臭帶來的視覺和嗅覺的觀感?事實上,這是否是對本身社區沒有自豪的表現?

我也在反思,為什麼這些垃圾堆 ,能被允許累積到像山一樣高。即使問題的根源需要長期的努力,改變民眾心態, 地方當局仍然有責任去消除眼前的問題,尤其這些堆積如山的垃圾,也可能危害健康,特別是垃圾堆內,已有積水,而非等到拾垃圾的志願者去提醒。

但上週于浮羅交怡,參與的第二次清洁運動,引發我更多的疑問。這次的活動,是扶輪青年服務團于當地進行會議時部分的活動,我們參與當地垃圾英雄(Trash Heroes)組織定期于周末舉辦的清潔活動,該組織在7個國家有34個運作點,他們的活動通常選定一個垃圾處處的地點后,號召志願者一同前往清理。

短時間形成垃圾山

在浮羅交怡國際機場飛機起飛和降陸航線下方的一個多岩石海灘上,我看到的情景是令人驚訝的。在一堵牆和樹后,分隔著道路和海灘,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山:全長至少200公尺,有些地方寬度達四公尺,深度則高一公尺。垃圾堆里有許多水瓶、舊鞋、嬰兒用品、輪胎、塑料袋、漁網,還有對海洋生態可帶來重大危害,已分解成許多小塊狀的保麗龍。

我驚訝于被告知這些垃圾積累的來源:不僅是來自周圍水域的旅遊活動廢棄物,也包括源自我們扔進河流的廢棄物,最終流向海洋,再被沖回來。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座垃圾山的形成只需幾個月。

儘管,許多國人已經在家里實踐垃圾分類,但從這次的經驗顯示,仍然需要努力教育公民和遊客亂丟垃圾所帶來的健康、環境和景觀的破壞。這種對垃圾的容忍中,讓我不禁聯想到,對國家機構內「垃圾」的態度,尤其反貪會等機構,在清理官方機構內「垃圾」時,面對如何爭取民眾支持的艱難。

我對扶輪青年服務團成員的服務態度印象深刻,他們合作搬運重型物品,形成一條人鏈,將一袋又一袋的垃圾從沙灘搬到公路上再運走。我們在兩小時內收集了近四噸垃圾。也許,這種共同努力的精神,可以轉化為清理國家機制里的「垃圾」行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