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嫌錢多?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電視精華 -

最簡單的增加生意的方法,就是降價。因為消費者光顧成本降低,就會吸引他們購買更多東西。只是因為商品都有一定生產和經營成本,所以除非是擁有競爭優勢的商家,如比其他競爭對手擁有更低的採購、運輸、管理經營成本,否則減價或低價銷售行為都只是季節性的。而能長期經營成功的企業,更低的經營成本往往是致勝關鍵之所在。

相比商家的降價,一國的入境准證費因為基本不受商品生產成本限制,所以可以任由政府決定,甚至免費也可以。

新馬過路費爭端

新加坡自1973年以來都向外國車輛徵收入境准證費,大馬則在過去沒有徵收這個入境准證費。近年來,大馬政府也許覺得自己錢不夠花,于是決定在去年11月落實向從柔佛入境的車輛徵收20令吉的過路費(Road Charge)。

新加坡交通局于是為了反擊大馬,決定加碼從本來已經有的35新元(約109令吉)的車輛入境准證費,再增加一個新的過路費,並宣佈從2月15日開始,所有外國註冊車輛從兀蘭關卡或大士第二通道關卡進入新加坡時,都必須繳付每日6.4新元(約20令吉)的過路費。

我國交通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表示,如果新加坡不重新檢討落實徵收6.4新元過路費的決定,大馬也可能會依法炮製,也會加碼向新加坡徵收35新元(約109令吉)的外國車輛入境准證費(VEP)。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當一個政策本來運行得好好,有些人就是要沒事找事。新馬兩國在車輛入境准證費和過路費的爭端,就是如此。

大馬政府犯了嚴重的經濟政策錯誤,就是新加坡人進來馬來西亞是來花錢的,而不是來賺馬來西亞錢的。因為從兩國國民收入和貨幣匯率差距,新國人民收入高于大馬人民,新元也比馬幣更值錢,再經過匯率兌換計算,大馬貨品售價比起新加坡本土更便宜。這價格差距使得不少新加坡人越堤來新山採購貨物,所以新加坡政府才需要進行限制來平衡資金外流,但是作為受惠的大馬根本不應該徵收過路費,因為這等于是驅趕新加坡顧客來馬消費,受損的其實都是自己。

對雙方都沒好處

為何大馬政府會犯這麼簡單的經濟邏輯錯誤呢?原因是大馬政府不是以經濟角度來思考,而是自己財政角度來思考。大馬政府一向浮誇浪費公帑,路人皆知。所以最初向新加坡入境大馬者徵收20令吉的過路費,不過是建立在滿足自己花銷的基礎為考量。因為每天入境柔佛的新加坡車輛數量非常多,政府認為可以從這民間經濟活動尋找縫隙,不勞而獲分割部分民間利潤來滿足自己財政需求。

只是這措施引起新加坡的不滿。你已經賺了新加坡不少錢了,為何還要製造事情來剪新加坡更多羊毛呢?你剪我羊毛,新加坡自然需要增加費用來彌補損失,于是開徵過路費。新馬兩國這種互相 報復的增加入境費和過路費的政策,只是加重民間經濟和人民生活的負擔,對雙方都沒好處。

受害最大的其實是大馬,因為是新加坡人來馬花錢給大馬人賺,因此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徵收一毛錢過路費。大馬政府就是因為過于注重自己財政多于民間經濟,才會施行向入境柔佛的車輛徵收過路費。這種施政思維的基礎,所以我國政府近年來,才會推出一些試圖分割人民財富的政策,如消費稅(GST)。

惡性循環不利經濟

政府如果要增加稅收最好的方法,其實是降低社會經濟活動的成本,在更低成本營造的更高利潤氛圍的刺激下,商業活動自然會被激活而推動經濟成長,進而增加政府稅收。但是,若政府注重財政多于經濟,往往會增加民間經濟負擔,試圖運用行政力量多分割一塊經濟蛋糕給自己財政所用,而不是擴大民間蛋糕。

這種分割民間蛋糕給自己的政策,短期雖然會使得政府稅收增加,但隨之經濟活動放緩,稅收也無以為續。若仍繼續施行重財政輕經濟的政策,一直通過各種政策分割更多民間蛋糕。惡性循環下,民間財富受到竭澤而魚,國家經濟就會陷入蕭條,政府稅收也會出現大幅度下跌。結果稅收得越多,財政越困頓。

向入境柔佛的外國車輛徵收過路費,還是入境費,都是不利經濟的。那是嫌錢太多,要弄衰經濟的人,才會干的蠢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