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淡了,年還是要過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對老一輩來說,維繫親情是很自然不過的事,特意拿出來討論,反倒彆扭。謝耀鵬的父母都已過世,但兄弟姐妹一直都生活在一起。太太過世后,未嫁的姐姐給了謝耀鵬生活上許多幫助,孩子們即使少了媽媽,也從未有被冷落之感。時至今日,一家人都還是在同一棟房子裏吃飯、活動,兩個哥哥、姐姐,他們的孩子全在一屋簷下,他說:「或許是全家人一直在一起,所以突然少了一個人時,即便遺憾,但不會有一個家就此瓦解的感覺。」

謝耀鵬有感:「我年幼、年輕、中年到老年的新年都不一樣。現在的年,無疑是越來越淡,年二十五到年三十辦年貨,準備過年時還好,挺開心的,但真正到年節時,反而和平常日子無異。孩子們長大了,太太的姐妹們在新年期間也未必會回老家,即使回去了,大部分時候也是年初二回去,年初三就走,有的可能待幾個小時就離開。說到底,時代終究是變了,過年的方式也不復以往。」

堅持每年在兩個家過年,嘴上雖從不說什 麼,但謝耀鵬希望孩子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大兒子謝明健幾年前組織了家庭,讓家族來到第四代,孩子出生后,他也主動嚷嚷要把嬰兒抱給外婆看,過后也確實在父親沒有隨行的情況下,攜妻兒回外婆家。

有說,母親一般上是一個家庭裏的中間人,一旦離去,父親會不知所措。父兼母職、代妻探親20年,謝耀鵬仍然還是含蓄的傳統男人。肉麻的話說不出口,但該給的愛從來不曾少給過。在這個即便回自己家,沒兩下子就坐不住的年代,能做到「父母在,不遠遊」的人又有多少?不管是對自家、對外家,或是對親家,我們是不是已經做得夠多、夠好了?

「能成為一家人不容易啊」是我母親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小時候不甚理解,長大后才明白那當中包含了多少牽絆。做得再多再好,來到生離死別的那一天,也仍然覺得不足夠,永遠不足夠。新年或許已經沒有了從前熱熱鬧鬧的味道,但仍然還是平常時候分離四散的家人費盡心思相聚一起的最好時機。(302)

▲三十多年前,外婆寵溺地抱著謝耀鵬的兒子;三十多年后,第三代外孫回鄉探望外婆,外婆笑逐顏開。家族中生命傳承的美不在于血脈相連,而在于無條件的愛。 ▲一家五口的舊照。為人母者即便已不在人世,但留給一家人的美好回憶足以支撐大家好好地過日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