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舞蹈選擇了我」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駱素琴總說:「不是我選擇了舞蹈,是舞蹈選擇了我。」緣於中學以前,或者說真正加入舞蹈社以前,她都不曾想過自己是一塊跳舞的料子,能以舞蹈為終生職業。

「小學和中學時期,課業差強人意,完全跟不上進度,也無法與人溝通,我覺得是舞蹈進入我體內,使學習能力和生活方式都有所轉變。」那時候普遍的觀念是唸書好的孩子才藝佳,駱素琴因課業成績不優秀,從來沒有表現的機會。雖是久遠的事,但說起來仿彿歷歷在目,「那時候的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參與女童軍改變了她的中學生涯,也直接影響了她的人生軌跡。她憶述:「營火會的土風舞是大家跟著一起跳的,雖說功課不行,但步操、舞蹈這些運用肢體的活動,我能夠應付。我先學會了,隊友會來請教,自己也就逐漸建立起自信。因為能教人、能示範,後來還當起了小隊長。」背對著透進咖啡館的晨光,駱素琴笑了開來:「那時候不知道什麼是才華,也不敢說自己有才華,只是覺得對這個東西(肢體律動)有感覺,能夠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任務。」

旋轉和舞動讓駱素琴發現自己原來也能發光。中學畢業後,她對父親透露想到首都深造的意願,父親一眼就看穿她的意圖:「他說:『你根本不是去唸書,你是想去跳舞。』」父親最終答應為她付學費,但生活費就得自己想辦法,駱素琴說:「幸虧當時有3個姐姐負責我的生活 費,我也就在吉隆坡待了下來。」那時候,她在學院念電子課程,但就如父親所說,她一心只想跳舞,「我之前在檳城菩提校友會舞蹈組學習,來了吉隆坡,就加入雪隆瓊聯劇社舞蹈組,主要跳華族舞。」

到香港舞團面試

後來,她和朱智寬一塊兒到聯邦芭蕾舞學院學習,也是那時候,獲悉芭蕾有晉級考試,可以成為職業。再後來,他們去了新加坡,加入人民協會舞蹈團,「那時候開始,什麼舞都接觸,芭蕾、華族舞、現代舞…」年輕氣盛的他們,對舞蹈很是癡迷,甚至動身到香港的舞團面試,駱素琴還記得那是1990年,香港舞蹈界非常蓬勃的時候,「那時候舞團的男舞者不多,朱智寬很快地就進到香港舞蹈團,但舞團對女舞者的要求相當高,要高佻、漂亮。」面試失敗後,駱素琴也不氣餒,決定留在香港等待機會。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的表演趨向生活化,對身形條件的要求沒那麼高,我留在香港大半年,也沒工作,說是等機會,但也不是光等,當時CCDC沒空缺,我就去上他們的免費課程,即便是上課也總是全力以赴,上了大半年,終於有舞者的空缺了。」駱素琴成了第一個成功進入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大馬人,後來朱智寬等其他大馬舞者也加入其中。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現為當地最大型的專業現代舞蹈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