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犯規無關煽動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輕鬆 -

媒體的自由空間是「珍貴」的,需要去保護,只有新聞享有自由,才能確保媒體無畏無懼並發揮監督的功能,以彰顯民主社會立法、司法、行政的第四權。如果政府有權動輒以「法」制裁媒體或關閉媒體,而無視媒體有權捍衛其權益,那只會導致民主的倒退。

英文媒體《星報》5月27日犯了主觀的錯誤,編輯把無關的新聞大標題與大圖片置于封面同一版面,在「馬來西亞人擔任恐怖組織領袖」下方置入「齋戒月穆斯林祈禱」的照片。客觀上沒有錯,這段文字與這張圖片是獨立的。但主觀上可能會落入有「含沙影射」之嫌。

編輯無心之過,還是「有意為之」,不需要去猜測。但沒有意識到其敏感度,以至于讓這份廣泛流通的媒體引發穆斯林的憤怒,是技術上「犯規」,與煽動根本毫無關聯。

產生「想像」錯覺

《星報》隔天面對內政部的傳召后,知道「闖了禍」,在5月29日報紙封面及官網向讀者道歉,並表示封面刊登穆斯林齋戒月首日祈禱照片,是該報近十年來的傳統做法,但同一版面報導恐怖分子領導人新聞與祈禱圖則是「不幸的巧合」。

為了平息風波,總編輯吳麗燕及執行編輯多萊拉立即受令暫時停職。估計編輯因為缺乏敏感度而無意間跌入觀念的誤區?

觀念誤區一:宗教狂熱分子與「伊斯蘭國,IS」脫離不了關係,目前沒有任 何主權國家承認這個政治體或是公開與其聯繫。事實上「伊斯蘭國」(IS)恐怖組織幾乎與國際上所有主流國家處于戰爭狀態,而聯合國列其為恐怖組織。但《星報》置圖文于同一版面,會有伊斯蘭教與恐怖主義「類比」、「同比」,以至于「想像」的錯覺,儘管在直覺上其確是符合「伊斯蘭國與恐怖分子」的理解。事實是:伊斯蘭與伊斯蘭國不完全是一回事。

伊黨355法案聯想

觀念誤區二:我國政黨之一的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在4月6日成功在國會提呈《伊斯蘭法庭(刑事權限)法令修正案》(簡稱355法案)早已引起全國嘩然。反對、抨擊聲浪此起彼落,朝野政黨盡量與其撇清關係,同時無不擔憂有關修訂案一旦通過,將會為落實伊斯蘭刑事法(Hudud)打開大門。

根據吉蘭丹州議會通過的《2015年吉蘭丹伊斯蘭刑事法令》,其涵蓋的罪名及刑罰有6項:偷盜(斷肢)、搶劫(斷肢)、誣陷通姦(80鞭)、通姦(丟石頭致死或100鞭,視情況而定)、飲酒(最少40鞭,不超過80鞭)、叛教(終身監禁至反省為止)。但355法案在國會順利提呈卻沒有辯論,下一季國會會期是否會「闖關」通過,舉國關注。

在心理上抗拒斷肢的刑法,如強行通過是「恐怖性」的,或許也是世俗國家「災難性」的立法,大馬國人對伊黨的抗拒因素在觀念上是否視其為「恐怖」的舉動?事實是:伊斯蘭黨並非是恐怖性政黨。

《星報》犯了大錯嗎?但部分朝野政黨還是不放過《星報》,誠信黨全國青年團主席莫哈末沙尼與彭亨巫青團團長沙哈阿都拉異口同聲要求內政部必須對付《星報》。

3個非政府組織,包括大馬促進和諧組織( MJMM)主席阿都拉尼、大馬穆斯林人民聯盟(IRIMM)主席阿米爾及大馬經濟及社會理事會( DESMMA)主席莫哈末法齊茲,更進一步要求內政部採取包括撤銷《星報》出版准證的嚴厲行動。

記協斥懲罰過嚴

無可否認,媒體由于時間的壓力難免會犯錯,但在維護「新聞自由」的大前提下應該有輕重之分,《星報》所犯的並非嚴重的誤導與煽動,也看不出其動機不良或有隱議程,如果一個「無心的錯誤」就可以「無限的放大」,甚至可以動用最極端的方式打壓媒體,可視為與新聞媒體為敵。如新聞媒體動輒得咎,需要處處防範政治「地雷」,無疑也將是對民主體制的最大諷刺。

大馬記者協會已經表態並譴責政府以強力手段調查《星報》,並形容行動過嚴且不恰當。如果政府對《星報》的大動作,是否劍指來屆大選給媒體角色下「指導棋」,看誰敢罔顧當權者的「鐵腕」,誰就得「遭殃」,以達到殺一儆百的目的?

《星報》的道歉與處理是否完善,理應由媒體組織做最終的「救濟」與「判斷」,豈容完全由政府手握殺手鑭,一錘定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