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致使濫用職權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WRITERS COLUMN -

以這樣的情況來解讀,組織秘書涉案是事實。棄卒保將是他們的策略,而「將」是誰?路人皆知。

日前在州議會上,邱培棟以「市面盛傳」甲州最高領導兒子擁有2000萬令吉存款被反貪會調查向甲首長求證,唯后者表示歡迎邱氏到反貪會查詢,隨后在記者會鄭重否認這項指控。隨即「首長兒子涉貪」的課題被繪聲繪影,政治目的是達到了。

踐踏民主問責文化

「吉蘭丹土地弊案」的課題上,退黨火箭資深議員吳良山在議會提問時,準備了許多資料,包括報案書,書信來往及涉及者的銀行戶頭文件等等,絕非以「謠言」為發問的基礎,此案也被證實一共5人被捕。指控甲首長兒子被反貪會調查一事,沒有任何文件支持,純粹「坊間流傳」,邱氏大做文章,或許是要轉移「土地案」課題的視線。

「吉蘭丹土地案」雖不至于成為壓 倒甲州行動黨的最后一根稻草,卻是一面照妖鏡,讓還未執政就打壞主意的政客原形畢露。邱培棟貴為甲州議會反對黨領袖,對于土地弊案的指控,一貫以「吳良山勾結首長」,「吳良山抹黑摧毀行動黨」等煽情的言論應對,簡直踐踏了民主的問責文化。

面對另外一項土地案的投報,甲行動黨如何應對,是一項嚴峻的考驗。是不是把所有指控讓「一個人」扛下,就能捍衛黨的尊嚴與利益?

行動黨紀委會不曾就土地案,召見涉及的黨要做出解釋或舉行聽證會,以示公正透明。吳良山與沈同欽捍衛黨的利益,與中央領袖分庭抗禮,卻被紀委會凍結黨籍,然而涉及土地欺騙案是中央親信,其嚴重影響行動黨的威信,紀委會卻沒有採取任何紀律行動,不除毒瘤。

行動黨要取信于民,就必須真正的清廉,公正與透明。太多課題,行動黨並沒有展現一個清廉政黨該走的方向。如今加上土地案種種指控,令人擔憂「權力越大,濫用職權的危險就越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