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身分轉換逐漸成長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國際 -

一個人闖到陌生國度,無論文化、語言都是郭修彧認知以外的新鮮事物,她謂:「我很幸運,因為去台灣後,大家都已經為我安排好住的地方,讓我不用擔心環境上的適應。」戴佩妮和經理人也一直帶著她去看演唱會、錄音室參與專輯製作過程,她說:「我跟戴佩妮說過,我還找不到一個清晰的方向,當初只想過要加強自己的創作,並沒有想過要站在幕前當一位歌手,所以戴佩妮帶著我到處跑,和別人交流、互動,要我感受得更加深刻。」

創作回歸初心

即使在短時間內要適應這種身分上的轉換,郭修彧認為整個過程是舒服的,環境令她成長,從錄音室的工作學習到做音樂的知識;在語言方面,身為ABC的她承認去到純中文環境時確實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身邊人都很疼惜她,不曾吝嗇給予幫忙:「遇到不知道要怎麼表 達,我會用手機翻譯,只是認字方面還需努力,現在都透過看電子新聞、兒童故事書學習發音和咬字。」

在音樂部分,郭修彧認說面臨最大的問題在於「複雜」:「戴佩妮每次收到我的預錄帶,都要很多時間、聽很多遍才能抓到感動點,她覺得我給自己太多限制,也把太多東西都丟進去歌曲裡面,她要我回歸初心,簡單地寫出一首歌,嘗試從複雜回歸簡單。」

郭修彧笑言,戴佩妮的存在猶如「天使」,一直在身邊守護她:「她告訴過我,做音樂要誠實做自己,不要為了寫而寫,要把自己放在故事裡面,要感動到自己,才可以感動別人。」

郭修彧篤定地說:「我不能再說自己還沒準備好(當歌手),我會盡我的能力做到最好,希望有一天能像戴佩妮一樣,在舞台上一開口,全場也開始開始一起合唱,這是我最想做到的事情!」

郭修彧終帶著全新創作專輯《抽象圖》這個「寶寶」正式出道,而且還以這張專輯問鼎《第28屆金曲獎》新人獎,令她喜出望外!從當初懵懵懂懂的傻妞,到站在「姐姐」(戴佩妮)在小巨蛋的個人演唱會上自我介紹,現在還入圍《金曲獎》,她坦承統統有如「姐姐」的歌曲一樣「純屬意外。」

郭修彧說,「我和『姐姐』一起坐在電視前,等待入圍名單的公佈,看到我入圍的時候,她馬上喊出來,替我開心!其實我有今天的成績,全賴她和整個團隊人員的推動,否則靠我一個人,是沒辦法做得到!我覺得他們有如魔術師,創造了一個奇蹟!」

佩服「姐姐」正面態度

問到獲獎信心,郭修彧仍戰戰兢兢,很率直問身旁經理人說:「我可以說不敢站上舞台嗎?」讓在場的人都笑翻,然後才回答:「其實我真的沒有信心,我覺得自己能力未足。」即便如此,她還是希望能夠站在台上好好感激團隊:「沒有他們,沒有今天的我。」

不過這次「姐姐」槓龜,成為入圍遺珠,問郭修彧當時怎樣「安慰」師傅,她笑答:「她看得很開,宣布完名單以後,她笑著說『槓龜啦,大不了,就繼續做音樂呀。』」戴佩妮這股正面又積極的態度,也直接影響著郭修彧的人生。

郭修彧自認是個「負能量體」,凡事總是先做好最壞打算,可是「姐姐」戴佩妮卻是超級樂天派,每件事情都用最正面的態度看待。郭修彧形容:「我起床時都會很低落地說『又一天了』,可是戴佩妮會會元氣滿滿地說『新的一天了!』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別,她確實讓我改變了許多,現在偶爾還會低氣壓,但比之前好多了。」

學習自我療癒

因為自我要求高,郭修彧總會把自己困在一個「死角」走不出來,自認最大的缺點是「狀態不穩」:「好像身體不舒服,信心也會卡住,表現也會受到影響,我覺得這種失準欠缺歌手的專業,這是需要去克服的障礙。」幸好戴佩妮一直在身邊,成為她的「精神導師」,才令她慢慢增添自信心:「現在會學習自我療癒,晚上睡覺前跟自己說話,自我鼓勵一下。」初生之犢就一股衝勁的搬到台灣,跟著戴佩妮一起學習如何玩音樂,郭修彧是隨性的雙子座,她坦承很多時候「左耳聽、右耳出」,所以在錄音室內經常會走神,上一秒的教誨,上個廁所轉身就忘掉:「遇到這種時候,戴佩妮說話的口氣會變,聽到不對勁的時候,就要趕緊打起精神來了。」郭修彧說,「戴佩妮也是賞罰分明,如果我唱得好,她也是會稱讚。」(322) ▲ 郭修彧以《抽像圖》入圍本屆金曲新人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