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頭的「交往」過程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術家離開了生活,無法創作出令人感動品。無論從事哪個領域,木工也好、創作他認為情感投入是很重要的。「一個人沒就如一部機器般,是很危險的。」作過程有快樂,當然也有痛苦。他以一的交往過程,深刻的描述了自己與木頭關係。「喜歡是一種接受,當男女剛開始充滿喜悅,大家只看到優點且不想破壞這經驗,雙方努力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不好絕不會講出口,所以看到的都是喜悅的一傷還沒有出來。其實是有隱藏的成分。」但是他們走向婚姻,問題就慢慢浮現為那時候無法再欺騙自己了,開始爭取自的,爭執與矛盾逐漸浮出來。那不是悲傷,而是真實。我們要讓真實的東西出來,隱藏它。」進入婚姻,為了孩子和奶粉,兩人的面越真實了。這時女人就會說,以前你不是。這句話是多麼的熟悉。男人回說,我以不是這樣,因為你以前也不是這樣。雙方把自己最真實的樣貌呈現出來,這是一個另一個原因是隨著時間與經歷的改變,雙同步了。如果雙方無法釐清問題,還在亂 局之中,根本不會知道該怎麼辦。看清了問題的現象,明白了根源,心裡的埋怨和憎恨會消失。」

好作品,必須刺裸

這也是他把展覽的主題設定為《裸》,就是要表達出真誠。「在任何領域、時候、年齡和經歷,我們都必須要裸。」在創作和生活上,他都堅守著這個主張!

他表示,第一眼與木頭接觸,就像是初戀,是有激情的、衝動的。「開始喜好以後,你會想認識並擁有它,靠我的分析與判斷這塊木頭適合作什麼。開始動工時好比結婚,鋸開後原來裡面有個大洞。本來很好的,可是發現了缺陷,情緒開始起伏,心裡有擔心害怕也有不滿意,跟我原來設想的不一樣,完美感被破壞了,你之前不是這樣的想法冒起了。」

遇到這樣的落差怎麼辦?他說:「很多人的心態是扼腕的,早知道不要用這塊木。我也是如此,而且經常如此。可是當我有很多這樣的經驗時,我就開始反省:木頭的缺陷原本就在,只是我沒有發現它而已。它沒有錯,也沒有刻意隱瞞,只是我不夠瞭解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