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質不變,花樣百變

──三論尊孔校地之爭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自從17年前進入尊孔獨中董事會,我就感覺有些另有動機的人士,把眼球銷定在尊孔獨中這塊校地上。冷靜觀察了17年,我對這些人的結論是:本質不變,花樣百變!

他們的最后一根浮木就是死死咬定說1962年尊孔的改制,是把原先的尊孔中學改為尊孔國民型中學,因此尊孔國民型中學就是改制前的尊孔中學,校地理應由國民型中學繼承。表面看來似有道理,但細加分析,剛好相反。

一,在接受改制前,尊孔學校已預見日后可能出現校地主權的問題。為了保護先賢們千辛萬苦建立的民族資產,因此很明確通過議決案決定:

辦好信託文件

(1)把尊孔中學通過母語為主要教學媒介語及傳承和發揚中華文化的民族使命,繼續通過獨中來繼承和延續。也就是說尊孔獨中體內流著的是由尊孔中學傳下來的真正龍脈、是奉天承運的真命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是天子,校地當然屬于獨中。

(2)為了更明確獨中的校地主權並杜絕日后獨中校地流失的可能,獨中和國民型中學也一起議決,把校地通過由獨中贊助人大會選出的獨中校產信託人的形式註冊在獨中名下,並依正常法律程序辦好相關的信託文件(Declaration of trust)及由土地局簽發的合法地契。

二,改制條規只規定尊孔中學接受政府資助后,須為尊孔國民型中學提供課室及活動場地,從未提出轉讓校地或校產。

三,改制僅是政府用資助教職員薪金換取學校改變教學媒介語,完全不牽涉到校地主權,因此校地主權完全沒有改變。尊孔中學把校地註冊在尊孔獨中名下,這完全是尊孔中學的自主權,誰也無權干預。況且,這項決定是兩校共同做出並公開接受。

華中只是借宿者

四,當年尊孔國民型中學也正式寫信給政府明確指出,該校是借用獨中的課室,並要求政府撥地另建校舍。這明確地表明國民型中學也明白及接受其並非地主。綜觀以上歷史事實,校地百分之百屬于獨中是一清二楚、三明四白了,還有什麼可爭?

五,尊孔獨中這校地約購于1918年,尊孔國民型中學只是在1962半途出家后,才開始寄居在由尊孔中學通過正常法律手續,傳承給尊孔獨中的校地上,尊孔國民型中學的身份最多只是個暫時的借宿者(Squatter)或租戶,哪來的校地產權?尊孔當年接受改制被騙,只能怪自己不醒目。雖然因為善良被騙了,但卻不能因此就得像中國寓言故事裡善良的東郭先生一樣差點被狼吃了!

狼為什麼要吃好心救了它的東郭先生?因為東郭先生身上的肉香,讓不懂知恩圖報的飢餓的狼無法抗拒!

過去,尊孔獨中這校地的潛在價值還沒充分浮現出來,爭地動力還沒達到臨界點。如今,隨著118層大樓群的動工,以及尊孔獨中的舊樓已拆,新的15層教學大樓開工在即,火已燒到眉毛邊了,不釆取 一些破斧沉舟的強烈動作,眼睜睜看著這教學大樓在政府正式批准下落成,讓獨中再次證明及宣示校地主權,那以后想再搶地的可能就更加渺茫,因是又再次利令智昏,來一次死馬當活馬醫的大冒險!

這就是手段,雖花樣百變,然而奪地本質不變。但孫悟空百變,也無法變出如來佛的手掌。這十幾年來,國民型中學這些大小動作的動機,獨中都看在眼裡,明在心裡,從不敢放鬆警惕,故能見招拆招,見計拆計地保護住校地校產。

華中遷校締雙贏

假如大家都是為子孫后代的未來,那就拿出一點點民族良知,大家同心協力促成尊孔國民型中學早日搬遷,使兩校孩子都能受益。也許,人多是愛面子的,如果是想說些氣話,爭點面子,那也無所謂。但話也說了,氣也該消了,冷靜下來就要切記:一間學校的成敗是體現在孩子的身上,而不是在董事的臉上!與其讓三千多個孩子在狹小的空間常年折騰,何不共同合力協助尊孔國民型中學早日搬遷,使兩校都能雙贏地發展,何樂而不為?

希望尊孔國民型中學能在兩校孩子的未來面前認同,大方地在眾人的掌聲中撒訟。但如果其一意孤行,堅持動真格,那獨中也只能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索性來個了斷。

我就不相信,在鐵證如山的歷史事實及先賢在天之靈前,在全馬華社700萬雙眼睛的注視下,尊孔獨中這百年校地,竟會那麼輕易被不怕成為過街老鼠的野心家搶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