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稅風波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稅」,根據旅遊部長的說法,是旅遊部撥款不足,需要收稅來維持該部門的運作。以此邏輯,下回有什麼部門錢不夠用,是不是又要增加新的稅務?

落實過于倉促

旅遊稅的落實過于倉促,4月4日提呈法案至今不及三個月,就決定在7月1日開始施行,本來是8月,也不知何故提早落實。旅遊稅影響的層面非常廣,大馬民主與經濟研究中心更指旅遊稅可能對酒店業者造成負面影響。在經濟蕭條時刻,增加稅務絕非良策,況且我國並沒有足夠的條件,落實更多稅務,包括旅遊稅。

對于中央政府沒徵詢砂拉越州意見,一意孤行落實旅遊稅,導致砂州政府慨然退出大馬旅遊局,儘管旅遊部長納茲里聲稱砂州旅遊局舉動無關旅遊稅,但砂州負責旅遊事務部長阿都卡林表明中央政府沒咨詢州政府,執意施行旅遊稅已經違 反1963年馬來西亞契約。

納茲里的直性子與傲慢,也是砂州退出大馬旅遊局的導火線。然而,旅遊稅的課題上,民意及各州政府的意見,應該被重視,並加以思索。旅遊稅的落實,其中的細節問題,包括如何施行、業者如何註冊及系統的完善等。

納茲里聲稱全國的旅遊稅收將平均分配于各州,這是否有明文保障?掰開旅遊稅不說,砂州退出大馬旅遊局的官方理由是指角色重疊。是否如此?倘若角色重疊的理由可成立,其他州屬的的旅遊局角色是不是也重疊了?那大馬旅遊局大可以解散,以減輕中央政府的負擔,讓各州旅遊局各自發展,更符合我國多元色彩的旅遊主題。

旅遊稅的課題持續發酵,也讓1963年馬來西亞契約再次被提及。這關乎聯邦政府與砂州政府的主權糾紛。砂州有自行徵稅的特權,凡是涉及砂拉越的聯邦政策,都必須建立在契約的基礎上。

因此,砂拉越退出大馬旅遊局,是警示聯邦政府不要越界,也向全國人民展示砂州政府索回自治權的決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