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國際格局:一霸一超多強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2017年伊始,后冷戰時期已維持最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一霸多強或單極國際體系,已開始出現變化,正走向后一霸多強的格局。特朗普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和巴黎氣候變化協議后,美國向全世界發射的特朗普激波已被大家深深感受到。

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的總理默克爾在今年5月末就首先回應,歐洲不能再依靠其他國家,歐洲必須掌握自己的命運。稍后,新當選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公開發文邀請處于失望狀態的美國科學家到法國繼續氣候變化研究,其要表達的信息清楚不過,法國可以填補美國放棄的科學研究領導地位。惟,憑著德法兩國當今的實力,他們依然無法單獨領導世界。

另一方面,中國的崛起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其開始散發的影響力無遠弗屆,許多國家感受到中國的存在和影響力,甚至某些地區感受到比美國更多的中國存在,例如非洲。然而,當今的世界秩序締造者西方國家主流社會對此現象的討論幾乎都集中在負面角度,主流觀點堅持認為中國會崩潰、中國是威脅和聚焦在如何遏制中國,反而不曾真正去深思如果中國不崩潰、不是威脅、中國更強大和是伙伴的情景。

中國實力超越蘇聯

對于西方的負面想法,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的馬丁沃爾夫在6月8日開腔說:「我時常問自己,西方對于中國的報道和看法,多大程度上是由恐懼支配的?」沃爾夫的意思是,信奉不同于西方價值觀的中國,其崛起讓西方感到恐懼,導致其判斷和觀感可能都是由恐懼,而不是客觀判斷所支配。

西方失去客觀的觀察力,不意味著其他人也必須跟隨,我們也不應放棄對未來國際格局做出客觀的判斷。

客觀地說,以任何一種標準來衡量,今天中國的綜合國力已經全面超越解體前的蘇聯了,除了單項指標,即軍事資源仍然落后前蘇聯的規模。不過,我們必須清楚的是,蘇聯龐大的軍事規模,是建立在犧牲民生發展和每年軍費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約20%的基 礎上。

今天的中國不是不能打造出一個超越蘇聯的軍事規模,而是北京不要。迄今,北京仍維持每年軍費開支低于2%國內生產總值的規模,該比率比英美法都低。不能和不要是兩回事,因為北京寧願把資金資源投放在製造業和一帶一路倡議上,而不是不具備生產性的軍事領域,這是中蘇不同戰略選擇所決定的。

此外,中國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于今年4月初發佈最新的中國國情報告,說中國「在過去十幾年,中國的綜合國力趕上並超過了美國」。自毛澤東的趕英超美政策失敗后,中國就不再提超越英國和美國的話,這一次是由一位清華學者提出。

胡鞍鋼在報告指出,中國的綜合國力在2010年已超越美國。從九大類戰略資源來比較,中國在2015年的綜合國力甚至是美國的1.75倍,僅在單項軍事資源落后于美國,而在2020年中美的綜合國力差距將擴大至近2倍。

市場經濟與有為政府

胡鞍鋼是中國國內重量級學者,如果我們認為其結論言過其實,就假設把其數據計算扣掉1/3,即使如此,中國綜合國力在2015年所佔世界比重仍與美國不相伯仲,稍微輸給美國一點。質言之,中國與美國的綜合國力差距是非常小。

在5月中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結束后,與會的30個成員國政府首腦或元首認可由中國發佈峰會聯合公報。

論規模和影響力而言,該峰會是僅次于聯合國大會和非洲聯盟的多邊峰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儘管如此,該峰會鮮少獲得西方媒體的報道,甚至其發佈的聯合公報幾乎絕跡在西方媒體中。

無論如何,當我們仔細閱讀該聯合公報時,有一段話被所有人忽略了,在合作原則第4條欄目下如此闡述,「充分認識市場作用和企業主體地位,確保政府發揮適當作用」。

該段話說的是,大家認同由市場和企業這個看不見的手做主導力量,但也要確保政府發揮調控的作為,這是很典型的中國特色 社會主義的反映。近來,世界銀行前副行長和首席經濟師林毅夫就在國際上,牽頭大力倡導在市場經濟中強調有為政府的重要性。

同時,清華大學講席教授兼美國聯邦儲備銀行(聖路易斯分行)助理副行長文一,也多次撰文比較中國經濟崛起與英國工業革命的相同性在于除了有市場經濟推動之外,還有有為政府的調控,只是絕大部分人選擇忽略有為政府在英國工業革命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西方國家背書中國模式

換言之,中國經濟崛起所帶來的中國模式,就是市場經濟與有為政府的結合,缺一不可,且中國的經濟奇跡證明了此理論是可行的。這與美英法等一直堅持的資本主義,即小政府主義和完全放任由市場說了算背道而馳。而峰會聯合公報的那段話其實就在闡述著中國模式,不推崇英美法的那一套。

當檢查聯合公報時,可發現認可國包括瑞士聯邦主席洛伊特哈德和意大利總理真蒂洛尼等傳統西方國家,以及捷克、希臘、匈牙利、波蘭和西班牙等歐盟國家。認可即意味著接受,這是邏輯,也代表著中國模式獲得他們的背書。

一個事實是,即使前蘇聯在最巔峰的時候,其綜合國力從來不曾達到與美國不相伯仲的狀態,且也不曾召開過本身主導和獲得30個國家首腦出席的多邊會議,遑論獲得西方國家聯署為其發展模式背書。

從硬實力和軟實力來說,前蘇聯的成就比今日的中國低。如果那時的前蘇聯都可被冠以超級強國的稱呼,今日的中國更當之無愧。無論如何,美國的霸權地位在今日仍然無法被撼動,霸權與超級強國的差別在于,前者在國際事務具有說了算和一錘定音的能力,后者僅具備比強國更多的實力。

中國早已經在眾強國中脫穎而出成為超級強國,后冷戰的一霸多強格局早已被打破,現在國際格局已經進入一個霸權,一個超級強國,多個強國狀態。

冷靜地觀察,對最新國際格局做出客觀的判斷,才會為小國如馬來西亞修訂外交政策時提供最準確的信息輸入,從而避免西方式誤判的情況發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