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形式「太自由」,曾遭校方驅逐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教育 -

整套字感教學的教學方式環環相扣,生動有趣,但成功的背後是趙立真用血淚換回來的。訪問時,她雖笑著說「這個經歷很痛、太痛了」,卻能教人感受到背後的無奈與辛酸。實驗教學需要不斷重複試驗,以證實其成效,願意讓趙立真到校做實驗教學的學校並不多,就連她在做這方面的博士學位研究,也得不到中國和台灣大學的認可。「然而,澳洲大學一看到這個研究題目,馬上就錄取我了。」

實驗教學期間,趙立真碰了不少釘子,其中就包括在教學期間被學校老師趕出來。「一般來說,學生就應該閉嘴乖乖學習,但字感教學提倡讓學生自由表達意見,因此學生『重獲自由』後,班上變得非常吵鬧,甚至有人說髒話。」那時,實驗教學不過來到第三堂課,就被掃地出門。

10年來,除了在外碰釘子,丈夫也曾持反對立場。趙立真說:「他現在支持,但以前是徹底地反對。」當年的台灣家庭,大多還是思想保守的傳統家庭,丈夫認為她沒工作就該在家當家庭主婦,不是如 此地「不務正業」。「當時真的沒錢,就連需要一張紙製造教學的卡片,都要到垃圾桶裡面撿。」說起這些陳年往事,趙立真大笑,眼眶卻泛紅。為了表明立場,丈夫斷了她的經濟來源,她卻不願低頭。如此艱難,卻堅持走下去到底為了什麼?她回答:「很多東西不能只看表面,我看到孩子們真的有進步,我相信字感教學真的能行。」

2002年,趙立真生了一場大病,兩年後方痊癒。因為她的病,丈夫選擇舉家搬到郊外,孩子也自然轉到山區學校就讀。她發現,不止家中孩子,整個社區的孩子都面對漢字學習困難的問題。她與社區家長商量,為孩子做補救教學,並在校方的同意下,開辦了「小小漢字學家夏令營」;這也是字感教學的雛形。

在辦夏令營時,一群年紀較小的孩子恰好在課室外玩耍,看到黑板上貼著的古文字字卡,便衝到教室裡,告訴她每一個字的意思。這讓趙立真驚呆了,開始思考孩子在這方面的能力。於是,實驗教學一直延續下去,而原本幫助自家孩子掌握好中文的目標,已經擴大到幫助更多學生學好中文。

目前,字感教學在台灣已被華德福與實驗學校採納,成為低年級的主流教學方式。東華大學與清華大學也將其納入師資培訓課程,期望能培養更多懂得字感教學的老師。趙立真指出,字感教學現已是完整的一套課程,但仍面臨師資不足的挑戰。「要知道,老師們並不是出自這樣的教學體制,要他們做字感教學,還是有難度的。」她笑說,在師資培訓課程中,最重要的一環,是讓老師們回到6歲,把對漢字的認知全部丟掉;但這是非常艱辛的任務。「既然不能,那就倒過來讓孩子們來教。」沒錯,孩子們可以自由在講台上訴說他們認為的某個字的意思,要是意思偏離了,老師就需要給提示。(305) 字感教學在台灣已運作成熟,目前趙立真正致力發展大馬和香港的字感教學。來臨的10月,大馬將會開辦一場字感講座會。更多詳情可聯繫字感教育協會負責人劉志勝: 010-2547650 liewcheesang@gmail.co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