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走多遠 想好定位再下筆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大將出版社走的是通俗路線,書本的類別有90%為迎合市場,其餘10%則是冷門的書。周若鵬說:「出版就是要賣啊,出版本就是以傳播內容為目的,行銷功夫不能不做,而迎合市場是永續經營的方式。」他進一步解釋,那10%是內容層次較高,但銷量不確定或是已確定不暢銷的類別,「主要是詩和社會議題相關的創作,但這些書還是要出,不能完全拿掉,而且待出版社有能力了,還要逐步擴大至佔整體的20或30%。」他指,通俗類出版不能只服務在金字塔尖的人,每個層次的讀者都應該被照顧,但同時也要致力把整體水平提升。

出版社自然有影響和教育讀者的責任,但前提是必須生存下來並站穩腳步,做出市場需要的產品才能永續。周若鵬提起了臺灣的一家出版社大樹文化,他們專注於臺灣自然叢書,也說起了本地專門出版關於馬來西亞研究、社會科學和文哲書籍的策略資訊研究中心(SIRD,創辦人是文運書坊「Gerakbudaya」的張永新) , 兩家出版社的定位都非常清晰,但在市場中立足,過程不容易,但如今也都發展得不錯。

先解決麵包,再談理想

無論如何,周若鵬始終站穩經營者的立場,相信先餵飽肚子,才有談理想的資格。「永遠打悲情牌博同情,人家會麻木,他們會習慣你的悲情,而你的悲情對他們的生活沒任何影響。」那出版社一年要賣多少本書才能維持,他拿起手機計算:「假設一本書的價格是30令吉,那一年要賣5萬本,才能生存,僅僅是生存。」大將出版社現一年平均售出6萬本書,周若鵬指,現在反而是最好的時期。

然而,他不忘補充:「以大馬的環境而言,想發達,我不鼓勵做出版,淨利率太低。」話雖如此,教科書和漫畫出版另當別論,以出版少年小說為主的紅蜻蜓出版社和魔豆出版社也不在此列,他說:「紅蜻蜓和魔豆都做得非常好,他們一本書的版稅相等於我們一整年的業績,他們 已打開學校等市場的通路,且懂得跨出紙本,和電視及電影等其他媒體合作。」他笑言:「當然,我們也希望能這麼做。」

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2016年年中發佈的數據,馬來西亞華裔人口為664萬5600人,扣除不諳中文、不買書及不閱讀的人,中文書市場可能只有華裔人口總數的一半或更少。出版社或許只能扎根大馬,但作者並非沒有機會衝出海外,周若鵬認為:「作者在創作時應該有自己的定位,想清楚自己要生產怎樣的作品。如果內容大多以本地情景甚至是本土化的表達方式,去到臺灣就不用賣了,加太多註解,讀者看了也會厭煩。」

周若鵬也是馬華詩人,他說:「我有一個擁有100萬讀者的夢想,可以是一部作品有100萬,又或是多部作品累積100萬,為了這個夢想,我必須思考生產什麼樣的內容能協助我達成目標,如果我堅持出版詩集,寫幾輩子都不可能達成。」他笑言:「在生產一個作品時,我們或許需要先放下自己很有才華的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