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盜地址借阿窿女事主遭潑漆騷擾

吉隆坡23日訊│爛賭前夫在外欠下大耳窿20萬令吉債務后消失無蹤,讓無辜的女事主飽受牽連,終日被騷擾!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全國 -

事主胡美輝( 41歲,旅遊業者)指出,她與前夫倪吉永( 39歲)是于2006年結婚,但當時2人只是依照華人傳統擺酒宴客,並沒有正式註冊。

她指出,其前夫是在2014年染上賭癮,并在2年內欠下大耳窿17萬令吉的賭債。當時,她同意將房子抵押給銀行,以替他償還賭債,但條件是要求與對方分開,而他也很爽快地答應了。

自此之后,2人便沒有再聯絡。孰料在今年5月29日晚上,胡氏在下班回家后,竟發現住家遭人潑紅漆,鐵門也被人上鎖。

當她依據所留下的字條致電對方時,始發現其前夫 盜用住家地址再向大耳窿借了20萬令吉。

「我現在不敢回家,也不敢回去母親的住家,因為她患有腎病,每個星期需要洗腎至少3次,身體非常弱,我不想大耳窿去騷擾家人。」

她已經就此事向警方報案,并于今日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求助,希望大耳窿不要再騷擾她。

前屋主用舊址借錢

另一方面,今日還有一名74歲的老翁何錕銘(退休人士)上門向張天賜尋求協助,指他購買一間二手房屋后,接連遭大耳窿上門騷 擾,最終發現原來是前屋主在轉售房屋后,盜用其舊址向大耳窿借錢。

何先生指,他是在2015年9月透過地產經紀,購買該間被拍賣的屋子,並用一年的時間裝修,直到今年6月才將屋子租給一名銀行職員。

「我的租戶才住了20天,即遭大耳窿上門騷擾,不但往住家外牆潑紅漆,更弄髒鄰居的家。」

何先生表示,他透過大耳窿跑腿所留下的手機號碼聯絡上對方,才發現前屋主竟盜用舊家地址向大耳窿借錢。

他也在記者會上呼籲前屋主盡快出面解決此事,並要求大耳窿停止騷擾。(501)

胡美輝(左)和何錕銘(右)在張天賜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希望大耳窿向真正的債仔討債,不要再騷擾他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