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手筆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國際 -

何國全、李永業、林韋地、歐陽林等具備專業行醫資格而又跨界出書的作者被歸類為「醫生作家」,有批判的聲音指他們既不是真正的作家,也不是稱職的醫生,以醫生的頭銜在出版界撈到了油水,又因作家的名氣為醫療服務打造一定的品牌效應。

曾在2013年出版《犀利仁醫》, 2015年出版《這時,別叫我醫生》的丘樺真被視作頗有潛力的新晉「醫生作家」,她指:「雖說出第一本書時,完全沒意識到『作家』的身份,也不覺得是跨界,但無可否認醫生的頭銜讓我佔了優勢,較容易獲得關注。但行醫方面並不如外界所想,因出書而獲得任何實質利益,作品更不會放在工作的地方擺賣。」她直言,醫療這一行,出書所收穫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遠遠比不上真正的專業技能認可和行醫口碑。

對她而言,「醫生作家」只是用來分門別類的名號,就像把歌手分成饒舌歌手、搖滾歌手。「我不會這樣自我介紹,出書的初衷雖以醫生的情懷出發,但不用全名的目的是想淡化醫生的角色。」因人們稱呼醫生( Dr.)時通常會加上姓 氏,她遂決定在作者欄署名「樺真」,「後來才發現那是自己天真地一廂情願,因為橫豎都是同一個人,除非往後不僅限於書寫行醫實錄,那這個署名才有意義。」

當初決定把經歷寫下,是經歷腫瘤割除手術放了一段長病假後回到政府醫院的工作崗位時。「我比從前更強烈而深切地感受到病人和家屬面對病痛的種種情緒,但同時又必須理性和有效地處理,這種情感的拉扯讓我非常疲憊。」藉由寫作,她獲得療愈,也重新找回行醫的初衷,還激發了對醫患關係的思考,於是希望將文章結集出書,讓讀者看到醫生救助病人的形象以外,也看見醫生的脆弱與無助、醫療的缺陷與遺憾。她認為,醫患之間的相互理解必須建立在還原實情的基礎上。

目前在私立體檢中心上班,主要提供體檢諮詢、主治常見慢性病和一些輕微急症,丘樺真指,自己的作品何以突圍,是出版後回過頭去思考的事,「或許是出版界裏『女醫生』不常見,在看待事情和情感取向方面,多了一種不同於其他(男)醫生的筆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