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世局與美中共存

中國不失時機地扮演其應有的角色,如倡議與主導亞投行、一帶一路等,這些倡議與主導權均會削弱西方,尤其是美國霸權,更為眾多發展中國家提供了額外選擇。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 孫和聲時事評論人

自1990年代初,冷戰兩極格局結束后,一般認為,世界已進入一個一超多強,多極制衡的格局。所謂一超,指的是在經濟,政治軍事領先所有強國,大國的美國,而多強,主要指中、俄、日、法、英、印度等國。

嚴格來說,這些多強主要表現在經濟實力方面,而非軍事方面,因為,美國是個追求絕對國家安全與絕對軍事優勢的「緊急狀態國」(Emergency State)。盡管,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國家有實力在軍事上挑戰美國。就此而言,美國可說是個有偏執狂的國家,它也願意付出這個扮演世界警察角色的代價,甚至讓不少國家「白搭便車」,以致特朗普頗有怨言。

削弱美國霸權

只是,也該看到,盡管美國權傾天下,卻已露態,不僅難再為所欲為,甚而出現顧好自己的「美國優先」的退縮傾向,這就讓有潛能的國家,如中國有扮演更吃重角色的機會。

此點也可從中國責任論這種論調一窺究竟,實事求是地說,近年來,中國確也不負眾望,不失時機地扮演其應有的角色,如倡議與主導亞投行、一帶一路等,這些倡議與主導權或多或少均會削弱西方,特別是一直以來的美國霸權,更為眾多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另外的選擇,甚至是發展模式。

中國能有這些能耐,主要是自1978年搞改革開方以來,中國的經濟增長高速前進,如自1978 以來,除了1981、1989、1990、2015與2016外,中國的增長率均在7%或以上。表現在國內生產總值的實力便是2009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2大經濟體。

從超越的角度看,在2008年,世界前3大經濟體美國、日本、中國的市場匯率計算國內生產總值(GDP)個別為14兆、4.8兆與4.5兆美元,可到了2016,已轉變為18兆、4.7兆與12兆美元。中國超越的速度確是令人側目,由于中國還是個發展中國家,未來10多年還有可能維持年均6-7%的年均增長率,而做為發達國的美國,應不會超過3%的增長率,日本則有可能持續倒退,進而削弱了日本要成為政治大國的抱負。

1980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當時還盛傳日本第一,日本人也洋洋得意,要爭取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地位與政治大國地位;只是,自1990經濟泡沫崩潰后,便進入停滯的20年。結果只能安心地當美國的追隨者。

反觀德國,則因歐盟的進程,有歐盟做為依托,能從與20多個歐洲國家聯合自強,而不像日本那麼孤立,和急于在政治,經濟,軍事上依附美國。實則,自蘇聯東歐變天后,德國已乘機實現了東西德統一,順理成章地成了歐盟的龍頭,也積極于向東歐擴張,在一定程度上有意把歐洲德國化,這就削弱了中等強國法國,英國等的地位與勢力。法國一貫有大國抱負,只是,畢竟 人口,軍事與經濟規模有限,要成為大國,可說力不從心。

這里也顯示出經濟與科技實力才是硬道理,就此點而言,不甘沉淪的俄羅斯,可說是個區域強權,盡管,從GDP排名看,在2016年,俄羅斯排名第10( 1.1兆美元),可畢竟俄羅斯享有地緣優勢,也是個全球最大的歐亞大陸國,不僅資源豐富,也是個軍事實力僅次于美國的軍事大國;只要俄羅斯搞好與中國的關系,免得兩面受困,其區域影響力依然是不可忽略。

印度增加軍事支出

至于印度,雖然人口規模僅次于中國,且未來會超越中國,可其經濟與科技硬實力依然頗有限,如2010年,其GDP為2.3兆美元,全球排名第9(印尼與大馬則個別是排名第16與35名)。由于是發展中國家,且近年來增長率可觀,如過去幾年均可維持約7%的年均增長率,可以預見,印度很快就會成為全球第3大經濟體,只是,它遲早會成為多極制衡中的重要一極。實則,印度也在乎與中國較量,如中國有航空母艦,印度也要有,且近年來印度大幅增加國防與軍事支出,力圖做個區域大國與強權。

在這個一超多強,多極制衡的格局下,美國也將不可避免地出現相對衰落的趨勢。當然,這個相對是漸進的,自1960年代美國介入越戰后,美國的霸權已變 成半個霸權而非全霸。這一點,也可從美國在1971年廢除美元兌換庫存黃金的政策中一窺究竟。

擁有核壟斷優勢

二戰結束后的初期美國可說是獨霸,不僅經濟實力領先全球,還出台援助歐洲重建的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以便美國的過剩產能有個出路。與此同時,在1949之前,美國還擁有核壟斷優勢,可以說, 1940- 60年代,美國霸權全盛時期,只是,過度介入全球事務,過度擴張與過度承擔,也成了拖累美國經濟的包袱。

可以說,美蘇爭霸其實是雙方受損,且益了德國,日本等, 也讓德日等有機會崛起為挑戰美國實力的經濟強國,說得極端些,美國為了所謂的替天行道或以全球救世主自居的行為,實為自挖牆腳的行為。

為了所謂的意識形態與社會制度的差異而爭霸,究竟益了誰?美國的軍工產業或是石油商?以史為鑑,勢力已大不如前的美國,或是崛起中的中國也應以美蘇爭霸所付出的代價為訓,盡力避免二國無謂的衝突,免被人漁翁得利或白搭便車。

美蘇兩極格局未破之前,許多國家,如法國便對美打蘇聯牌,對蘇打美國牌,以便從中左右逢源,更讓德日搶走了美國的奶酪,更致成蘇聯解體,這是美中應加以警惕的教訓。

美國盡管權傾天下,但難再為所欲為,甚而出現顧好自己的「美國優先」的退縮傾向,讓中國有機會扮演更吃重角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