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是社會縱容的產物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強人 -

就在工頭抵達現場后,大叔隨即拾起地上的木棍攻擊工頭,導致工頭的小腿瘀腫,幸好沒鬧出人命!當時,圍觀的鄰居無動于衷,沒有人阻止大叔打人,甭說協助報警捉人。

弔詭的是,我在事后被身邊的人指責說因為我喊報警而觸怒了大叔。幾天后,我們尋找一名地方領袖充當中間人調解糾紛,結果先生去到現場是聆聽大叔的教誨,地方領袖更指示先生向大叔道歉。

這樣的局面令我深感不忿,因為事實是工人沒有偷大叔的東西,而大叔在不分青紅皂白的情況下打人,誰對誰錯不是很清楚了嗎?后來我才得知大叔原來是地方上的黑幫老大,所以無人膽敢得罪他。我們的低聲下氣換來了風平浪 靜,住在我屋子后排的老大從此沒有打擾我們。

我從這個事件中看到週遭的人都在欺善怕惡,這無疑是縱容暴力的存在,甚至賠上了人命,檳城18歲印裔少年納文被霸凌致死的案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憂遭報復不敢告發

納文是一名懷有音樂夢想的少年,在他被校友圍毆逝世后,其母親珊蒂才透露納文在三年前就已遭其中一名嫌犯欺凌,但納文因擔心嫌犯報復而阻止珊蒂向校方告發嫌犯的惡行,並希望在畢業后逃脫惡霸的魔掌。

這里就有一個值得我們省思的地 方,為何納文在暴力面前選擇隱忍?為何珊蒂在知悉兒子遭霸凌后不向警方投報?為何週遭的同學對惡霸的暴力保持沉默?

其實校園霸凌並非新鮮事,但教育部、警方與學校一直以來都沒有嚴正看待這個問題,以致欠缺健全的機制來教導學生、教師及父母如何面對霸凌。直至今天,各方都不曉得停止暴力的正確作法,也不相信校方或警方能阻止校園霸凌,甚至因擔心惡霸報復、校譽受毀、學生前途受影響等原因而選擇視而不見,結果是惡性循環,縱容惡霸欺負弱者。

納文的事件引起各方關注校園霸凌的現象,但是我希望這不僅是一股熱潮,待事件冷卻后,所有的關注呼籲淪為口號!反之,有關單位必須立馬擬定策略遏制校園暴力,因為我們再也不願看到另外一個納文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