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再任首相疑慮難解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全國 -

馬來西亞的政治在可預見的未來將繼續由馬來人來主導,特別是馬來人人口不斷增長而其他族群人口卻持續下跌的趨勢下,尤其如此。

安華是馬來人,才有「烈火莫熄」的機遇,才有可能為反對勢力創造條件,並改變馬來西亞一路來由國陣操控國會三分之二政權的優勢。

「選賢與能」原就是政治管理的理想,但在種族思維無法改變的情況下,我們唯有面對並坦然接受種族與膚色是無法逃避的殘酷現狀。

需要敦馬相助

前首相馬哈迪是否應該成為反對黨希望聯盟執政的首相人選,爭議不斷。馬哈迪的過去及其年齡是他是否應該再成為首相的「致命傷」。在1981年起曾經在位22年首相的馬哈迪留下的政治遺產「充滿爭議」,這也是導致現任首相納吉可以「壯大」而沒有辦法通過體制制衡的原因。體制崩盤、貪污腐敗、打壓異己等,都是過去不光彩的歷史遺跡。一提起馬哈迪,不少受害者至今仍憤憤不平。

對巫統而言,馬哈迪的91高齡,應該告老還鄉,含飴弄孫,安享晚年,不應該再淌政治這灘渾水。

然而馬哈迪卻不甘寂寞,不只退出過去他呼風喚雨的巫統,另起爐灶,創立新政黨「土著團結黨」,準備喚醒馬來人,認清國家面對的貪污枉法,打倒首相納吉。希聯很清楚,沒有馬哈迪加盟,要靠一己之力推翻巫統,肯定力有不及。特別是在伊斯蘭黨退出早期的民聯后,與國陣硬碰硬,勝算幾率微乎其微。馬哈迪也清楚,土著團結黨與希聯結合,合則兩 利,分則兩敗,誰更需要誰,都說不清。

暫時把個別的利益與矛盾擺開,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完全是政治的需要,也是改革的必要手段。翻舊賬、揭瘡疤,內部沒有妥協,無視現實桎梏,如還繼續沉睡在過去的悲情歷史,變革也必將淪為「不可能的任務」了。

一馬公司醜聞延燒

安華也曾是巫統政治的受益者,他因為被馬哈迪割除副首相及黨職才掀起波瀾壯闊的政治改革運動。馬哈迪雖然更是巫統政治更大的受益者,但今天他準備引領改革,這股力量是反對勢力「必要的」,還是「可有可無」?

理想主義者當然很在意「歷史的清白」者,更希望馬哈迪公開承認過去的錯誤與道歉,特別是安華所受的「折磨」,馬哈迪難辭其咎。馬哈迪是否會選擇在「適當的時機」公開認錯,還是死不認錯,現在的評價都還言之過早。

政治改革或許很難兩全其美,善與惡是兩個力量的競爭,現在要放大馬哈迪的「善」,還是放大馬哈迪的「惡」,是希望聯盟無法「定位」馬哈迪的困局。

現任政府在納吉領導下,一馬公司的醜聞越鬧越大。6月16日報道稱美國司法部一連3次入稟法院,尋求充公一馬發展公司( 1MDB),被指不當挪用的資產。據悉,一馬發展公司高層及其同伙,從2009年至2015年共私吞該公司逾45億美元(約192億令吉)。同時「大馬一號官員夫人(『MO1』s wife)首次出現在美國司法部最新充公行動的文件中。這是一馬公司醜聞調查的又一爆炸性發展。

美國司法部在這一波行動中,尋求 充公的資產包括:豪華遊艇及名畫,還有更引人矚目價值數百萬令吉的鑽石吊墜,珠寶、項鏈、耳環、手鐲與戒指等。去年美國司法部早已指控馬來西亞官員和企業高管經營一個全球性的騙局,從1MDB挪用了超過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並將這些資金通過海外的銀行進行洗白。

在民主體制的國家,如此醜聞,體制內外的撻伐聲應持續不斷,但大馬的國會功能顯然已經失效。正常情況是:涉及者要不「討回清白」,要不「逼退下台」,兩者皆非,這就是大馬的政治困局。

沒看清「最優先」選項

改變政治,改變國會也正是「改朝換代」的意義所在。現在擺在選民眼前的選項是:

1.接受納吉政府,默許國家「不改變」比「改變」可怕,一馬醜聞事不關己。

2.接受馬哈迪的「過去」,期待馬哈迪「有能力」扭轉反對黨劣勢,改變現狀。

3.誰都不支持,就是所謂鼓勵投廢票。這無疑正中下懷,使執政黨坐收漁利,笑到最后。

大馬的政治格局不斷被政治操弄,而大家已經忽略改革「陣痛」的必然,政黨輪替的迫切超過「枝節的議論」。沒有看清「最優先」的選項,老在馬哈迪的「是非、對錯、善惡」兜圈子,猶豫不決,這就落入了當權者的「陷阱」,使大馬政治醜聞鬧得再大,也難動搖其根基。

唯有停止爭議,異中求同,心繫改革,理解陣痛的必然,才不會使「改朝換代」淪為誇誇其談的口號罷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