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美蘭之精神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電視精華 -

村流動到城市,只剩下55個孩子),在消費流行文化趨同效應下,知道著同一個歌手的歌曲。然而,現實情況是,他們未來的機會,就如秋杰基金會里的孩子,取決于經濟機會的分配。

民間故事獲關注

在傳統米南加保族人屋子下,村民講述著令人引以為傲的歷史:這個清真寺的木樑,是70年前取自該叢林里的樹木;人們依然參訪在一個世紀前據說治療好當時王族東姑瑪未的聖人墳墓,希望得到神的恩惠;或者說這個族群的村長已為王室服務了九代。

這些民間故事如今更隨著對兩位統治者生平的關注,第六任森州統治者嚴端安達(Yamtuan Antah)和第一任國家元首端姑阿都拉曼,而放進歷史脈絡下。他們都是充滿故事的人物,他們的經歷為當時的政治權威、殖民主義和地緣政治提供 了許多見解。這些故事提供的教訓是跨世代的。

1874年,嚴端安達領導部隊與駐守在雙溪芙蓉(Sungei Ujong)的英國人部隊戰鬥,因為當地的酋長要求英國人庇護(這令人聯想到同一年更早時的《邦咯條約》)。當時,嚴端安達寄了一封信給英國駐新加坡的總督,說明了英國人派來的測量師如何被驅趕,並要英國人停止入侵,避免衝突。衝突開始時,嚴端安達軍隊處于优勢,在芙蓉幾乎擊敗了英國人,但是隨著辜加人(Gurkha)援軍到來和強大的砲火,把他們逼回神安池。

嚴端安達的兒子兼繼承人端姑莫哈末(Tuanku Muhammad)的統治時期,是和解與重建的時代。森美蘭就在那時再度統一起來,也與英國簽署了新的條約,為建立馬來聯邦(包括霹靂州,雪蘭莪和彭亨)鋪平了道路。

端姑莫哈末在許多領域做出了重大貢獻,教育上推動在森美蘭設立女子學校 和建設馬來學院;在國防方面,他是第一個統治者推動成立地方軍隊,並在日后成為馬來軍團;在行政上,他主張在政府預算和決策中權力下放。

而端姑莫哈末的兒子和繼承人端姑阿都拉曼,卻是終結英國人統治的見證人。端姑阿都拉曼在森美蘭郊區長大,了解傳統的習俗,之后前往倫敦著名的內殿法學院修讀法律,在那里了解到現代立憲主義和法治。

結合了現代與傳統的知識后,端姑阿都拉曼返回馬來半島,出任公務員、推事,之后于1933年出任森州最高統治者。二戰后,他反對馬來亞聯盟(特別是他在英國高壓下被迫簽署麥克邁條約),之后積極地參與1948年馬來亞聯邦成立和1957年的獨立協議:最終,這終結了從其祖父統治時期以沖突開始的英國人關係。儘管如此,他依然以馬來亞的國家元首身份,繼續倡導民主的普世價值。

所以每當齋戒月期間,我聽了關于祖先們,在這鄉區長大后,經常回來探訪的故事,我知道他們,正如我般感受到森美蘭的核心精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