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廖中萊擔子太重

當候選人輸到灰頭土臉,甚至一輸再輸,馬華領袖有必要作深入檢討敗因對症下藥,包括研究是否是與候選人素質有關,不要老是把反對黨作為代罪羔羊。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Sport -

袖有必要作深入檢討敗因對症下藥,包括研究是否是與候選人素質有關,不要老是把反對黨作為代罪羔羊。馬華上頭痛定思痛之后,應該做的是,迅速揮刀切割地方毒瘤,勿讓這些毒瘤繼續在黨內蔓延,不只是拖延馬華腳步,也在破壞馬華整體偉業。

擴大朋黨陣容

以往大選,馬華一些高層在調兵遣將時,並不是以廣大民眾意願為依歸,也沒有深入社群各階層瞭解各區域內黨員的素質及地方表現,而是以地方諸侯意見及官方資訊為依據,或聆聽三幾個手握兵符並與地方諸侯有密切聯繫的領袖意見作為錄取候選人的準繩。甚至一些握權者,捨棄用人唯賢改由自己團隊人馬披甲上陣,目的是希望在大選獲勝后,可以進一步擴大朋黨陣容。

話說回來,馬華老總廖中萊表示正整理來屆大選候選人名單。不少關心馬華和支持馬華的人士希望,這一回馬華在篩選候選人時應採取嚴謹態度,作為老總身邊的副手及智囊團,勿重蹈覆轍昔日的錯誤,讓一些地方諸侯左右大局,用人唯親 導致潰不成軍。

以前,只有城鎮人支持反對黨,但是,在上兩屆大選中,全國六百多個華人新村、漁村也掀起反風,超過七成的選民響應改朝換代號角,投票給在野的民聯。如今,新村不再是馬華最后的防線,反而成為壓倒馬華的稻草。

505大選過后,廖中萊走馬上任,馬華採取集體領導,群策群力,各州領導人帶動州內兵馬養精蓄銳,準備重新出發收復失地,馬華的路線是跑對了。問題是馬華就會高奏凱歌嗎?各州地方諸侯是否有全面給予配合?元老們有主動讓路給新人角逐嗎?抑或霸著茅坑不拉屎,陽奉陰違,暗中排除異己、抽后腿?導致士氣盡失,又一次為馬華帶來災難?

505大選后,馬華輸剩7國11州議席。廖中萊身先士卒南下北上為團結各路諸侯與兵馬而鋪路,馬華的口號是團結勢更強。事實上,馬華的整合和團結,都取得成就,但是一些手握兵權的地方諸侯也恃寵而驕,力阻新人上路。

當前,馬華許勝不許敗。如果選情比起505大選更壞,馬華只剩下一艘破船,總會長也會在問責文化之下,像前兩任:黃家定、蔡細歷的命運一樣,退位讓賢。所 以馬華必須奮勇而戰收回失地。而柔佛、彭亨、霹靂、吉打、馬六甲五州更是馬華的希望,其它州屬的掌舵人也一直在努力。

有望奪回失地

其中,柔佛的居鑾,彭亨的勞勿,霹靂的務邊,吉打的亞羅士打、巴東色海,馬六甲的市區這六個失掉的國席,若馬華派對了人選,黨地方領袖給予配合及支持,馬華有望奪回失地。

馬華奉行集體領導,但是很多中央級領袖表現平平,一些地方的山頭主義風氣仍然強勁。很多時候,老大的言行,中央級領袖及地方諸侯未能積極配合,有者的態度仍然傲慢,有者得過且過,這種不健康現象不會給馬華帶來希望,只有使馬華腳步裹足不前,與華社距離愈來愈大。

儘管在野的希望聯盟貌合神離,為爭首相一職更同床異夢,其中,行動黨在馬六甲州大分裂,在雪隆及霹靂,也是暗潮洶湧,若馬華一些地方諸侯仍然恃寵而驕與基層漸行漸遠,也無視民間心聲,反對黨的分歧及分裂未能給馬華加分。反之來屆大選,馬華還是難有作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