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來大馬經濟的內卷化

──一個有量變少質變之內卷化經濟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貧窮與低收入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盡管到了2014年貧窮率是0.6%的近零程度,可大馬也至少有40%的月均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庭。

從1957馬來亞獨立至今,這60年來,大馬在經濟上的變化是頗大的。至少在形式上或量變上,是巨大的。例如在1957年,西馬人口只有約628萬,沙巴與砂勞越也個別只有約41萬與69萬,可是到了2016年,大馬的總人口已高達約3170萬,其中,非公民佔了約327萬。

從經濟量變的角度看,1960年西馬人口為679萬,國內生產總值( GDP)則為約52億令吉,其中,農業佔了37.9%,礦業5.9%,制造業8.7%,建築業3%,余者為服務業,可到了1995年GDP已劇升到2224億,其結構也變為農業佔12.9%,礦業6.2%,制造業24.2%,建築業6.2%及服務業47.8%。

其中,變化最大的是農業與制造業,也就是農業佔比急降,而制造業佔比急升,這就是工業化的結果。只是,制造業在2000年升到30.9%后,便逐步下跌到2015年的23%,可說是過早的脫工業化,也就是在未達到成熟時便倒退。盡管制造業在GDP佔比已倒退,可其在出口結構中的佔比卻節節上升,特別是當原產品價格大跌后,更突出了制成品的重要性。

過度依賴單一產品

此外,就農產品與礦產品言,在1960年,橡膠佔了55%之高,而錫米也佔了14%,進入1980年代,橡膠與錫米的主導地位即被棕油,石油與天然氣所取代。雖然原產品已出現替代,只是,相同的是,棕油與油氣佔了壓倒性的主導地位,顯示出大馬原產品依然不夠多元化,過度依賴單一產品。譬如2015年,農產品出口為672億令吉,棕油與棕油相關產品便佔了456億。反而是制成品的生產與出品較多元化,而且通常佔了總出口的70%以上,惟其中有近半是電子電器。

隨著GDP的量變,大馬的人均收入也出現了同比例的變化,如1970時是1087令吉,到了2004,已是1萬8560令吉,在2014則是1萬6567令吉。同理,家庭月均收入,也從1974年的362令吉劇升到1995年的2020令吉與2014年的6141令吉,官方還不時強調,貧窮率更從1970年的49.3%劇降到2004年的5.7%與2012 年的1.7%!

表面觀之,這確是不俗的成就。只是,也應看到貧窮與低收入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盡管到了2014年貧窮率是0.6%的近零程度,可大馬也至少有40%的月均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庭。

實則,一馬援助金的審批人數來看,低收入家庭恐怕不止40%。根據2017年的審批人數,共有324萬戶月入少于3000令吉的家庭獲得1200援助金,另外有29萬戶月入介入3001-4000令吉的獲得900援助金。此外,還有278萬人因月入少于2000令吉,而獲得450援助金。這突顯了,至少有一半的大馬家庭,是需要政府援助的低收入家庭。( 2016年大馬公民人口約2840萬人,若一家有4口,也有約700萬戶)

經濟利益受保護

這個事實透露的信息,盡管表面觀之,這60年來大馬的經濟在量方面,出現了很大的增量,可從生活實面的角度看,至少有一半老百姓還是活得蠻辛苦的,這無疑是個值得探討的現象。從發展策略與經濟政策的角度看,這60年來大馬曾先后采用過多種不同的策略與政策,與此同時也改變了大馬經濟的性質。

大而化之地說,在1957- 1970期間,大馬是個道地的自由市場或自由企業經濟體。政府基本上不介入民間的經濟活動,這時期並沒多少國有或國營企業,即便在發展策略上,曾采用過進口替代型工業化,也是溫和的在本國生產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以替代進口品,而非激進的禁止入口,以保護本國初生產業。

這與我國獨立的性質有關,因為是以和平手段爭取到獨立,故前殖民宗主國的經濟利益依然受到保護。此外,華巫之間,也有華人掌經濟,馬來人掌政治的默契,這就決定了盡管在政治上獨立了,可在經濟上並不那麼民族主義,也不搞國有化外資的動作。

進入1971年后,便從自由企業制轉入國家或官僚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制,一方面是政府大事擴大公共部門,另一方面也設立大量的公共企業,以便實現在1990年土著在上市公 司佔有30%股權與打造土著工商階層的目標。

這是因為當時的執政集團認為,不同民族間的經濟差距,是致成513事件的結構因素,只有用政府的力量,大力改變這個源自殖民時期的結構,才有可能建立和諧社會。理論上,這個政策是由「增量分配」的手段來實現,也就是在擴增,而非既有的份額中來進行分配。

只是,現實則因族際輸贏論與零和游戲的心態,而采用國人「同舟共擠」的方式來實現。其后果之一便是,在1970-80年代,新港台韓飛躍的時期,大馬自縛手腳,失去了產業升級的良機。

進入1980年代中期,因為公共債務高位積累,大至GDP的100%,終而逼使大馬調整路線,改走著重出口取向與護商引資的路線,進而使1987-1997時期出現了黃金高增長10年;只是,盡管很大的量變,卻是變化多,實質的升級少,也就是有量缺質。

金錢政治泛濫

從性質上言,進入1980年代中期,大馬已從國家資本主義或官僚社會主義,轉型為官聯公司主導型資本主義,甚至是朋黨資本主義。本來官聯公司主導,未必全無是處,如新加坡就是外資與官聯公司主導的經濟體,只是,新加坡能按市場率與唯才是用運作,故取得不俗的成就。

大馬則是金錢政治泛濫,使得「權力尋租」猖獗,也就是太多人不思進取,只想經由政治與行政手段快速致富,而置實體經濟的運作于不顧,這就使得大馬無法培養起產業與企業的競爭力,不但無法照顧公平原則,也損及了效率原則,既然缺乏效率、公平、競爭力,當然也無法實現全面小康社會。

本來,若按規律發展大馬也應從一個單純靠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推動的經濟體,轉向靠資本推動再進入靠技術與創新推動的經濟,這樣才能實現2020宏願,可惜這個國家是個政治挂帥的口號治國之國,盡管許多好點子,如2010的新經濟模式,可就是因政治生態,而無法落實殊為可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