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地之爭誰為重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玉是當時尊孔中學副校長及教總主席,領導了華社反對改制計劃,甚至遭政府吊銷了教師執照和公民權。

可惜當時尊孔中學董事會在投票后最終接受改制,但同時也開辦獨立中學。嚴格來說,尊孔獨中堅持的華語授課和族群母語教育的權利,才是1906年創校的尊孔中學精神的延續,也是林連玉先生費盡半生不願放棄的教育理念。茨廠街校地是華社苦心維持百年之久的學校,留在原地除了是歷史給予的名分外,也是族群教育不容退縮的底線。

我認為在雙方的論述中,除了歷史與地契的角度,更應該考慮校園真正的使用者——老師、職員和學生的需求。我曾經在尊孔獨中工作了兩年半,當時學校大約有2200位學生,校園除了十五層教學樓,還有面對著富都車站但現已拆遷的三層舊樓。每次上下課時間,小小的校園都擠滿活潑好動的學生。在狹小的校園空間里, 學生和老師醞釀較親密的情感,但校園環境太擁擠其實影響了空間的品質。因為學校的課室、辦公室、會議室都是功能用途,校園缺乏自然的綠地和人文空間。

應注重使用者權益

與尊孔獨中校地一起的還有一個有著歷史淵源的學校——尊孔國民型中學。在我任教的那段時間,國民型中學和獨中的學生是一起共用校園空間,包括體育課、學校活動如義賣會,或學生在課后的打球運動等。在僅有的2.3英畝校地上,兩校超過3500名師生一同生活了很長的時間,我相信國民型中學學生與獨中學生同樣面對校園空間不足的窘境,甚至前者的情況是更為緊張。這是處于城市中心的學校無可避免的空間限制問題。

面對數千名學生及教職員組成的社群,共同在擁擠的校園空間生活,如何處 理他們的空間需求才是最實際的問題。在2010年,豐美集團答應捐獻位于萬撓的10英畝土地給國民型中學作為校地之用。不知何故,尊孔國民型中學最終還是留在現有的茨廠街地段。

事實上,國民型中學是政府教育體制下的學校,政府有責任解決空間不足的問題。如果尊孔國民型中學願意搬遷,教職員和學生不但能擁有開闊的校園環境,新地區的學生也將多一個國民型中學作為選擇,對未來華語教育的發展也甚有幫助。

必須注意的是,現有的尊孔國民型中學學生權益問題。有的學生可能住在吉隆坡地區,無法隨著校地搬遷而更換學校。在這方面,留在原地的尊孔獨中可以提供友善的解決方案,例如提供有需要的學生經費補助,甚至可以吸收學生進入獨中教育體系。在尊孔校地的爭議事件上,師生和職員才是長時間待在校園的人,注重使用者的權益是最重要的問題考量。

我想只有兩校願意共視歷史,尊重校園使用者的需求並積極尋求改善的方法,才能給學生立下最好的教育示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