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動物日常為園區看點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特寫 -

任職於綠野仙蹤迷你動物園時,何瑞煥負責動物園的營運及管理,他強調:「管理動物和管理動物園完全是兩回事,前者只需要讓動物滿意,後者則是要讓動物和遊客都滿意,這並不容易。」他接著說:「景觀的設置要適合動物,比方說馬來熊生性害羞,喜歡躲藏,但那麼一來遊客就看不見它們,若不設置可遮蔽的障礙物,馬來熊又感覺不自在。於是,我們在馬來熊喜歡藏匿的位置架設攝影機,並在展示玻璃外裝上屏幕,透過看板告知遊客馬來熊生性內向,由此一來,也達到教育的目的。」

何瑞煥指,動物園除了動物展示,不可忽略訊息的傳達,「一般來說是以看板、解說和遊戲的環節來達到教育的目的,而其中最有力的莫過於解說,事實上,由飼養員擔任解說員最理想不過,但本地許多飼養員都不具備在公眾面前解說的能力。」另一方面,何瑞煥提出,動物園必須有一個團隊,由具備動物相關專業的專才組成,他說:「小型動物園礙於預算,沒辦法請到專家,一般上只僱有獸醫,他們能把動物照顧好,卻不瞭解生態,什麼動物可以繁殖,什麼不 可,若他們無法給經營者意見,這一塊就會被忽略。」

動物園裏現有的動物會迎來衰老及死亡,要確保有新生動物,動物園才能持續經營,但其中一項難題是動物園裏的動物有極大可能是近親,何瑞煥透露:「綠野仙蹤當年是唯一擁有白老虎的動物園,但問題在於,它們都來自同一個家庭,近親交配有可能導致基因缺陷,當我們發現出問題時,馬上就中止了交配項目。雖然知道動物園沒有了白老虎,吸引力肯定大減,但我們不能為了維持入園率而繼續那麼做。」

以動物表演而言,何瑞煥也堅持以不傷害動物為前提,他說:「人類很愛看動物表演,事實上也的確不是所有的表演都會對動物造成傷害。動物有它的功能性,比方說從前人們以動物代步和運送貨物,馬、牛、大象、駱駝等大型動物也確實有一定的負重能力,只不過隨著社會發展,有汽車之後,還有騎馬的必要嗎?」他補充:「在特定國家,或許仍需要以動物代步或協助勞作,我認為,那是可以接受的,但在動物園裏,似乎沒那個必要。」

他對日本上野動物園的做法相當讚賞,「他們不做舞臺表演,但那不表示缺乏娛樂性和互動性,飼養員在圈養區做餵食表演,對遊客來說,一樣充滿了趣味,飼養員在為大象打理衛生時,請它把腳抬起來,清洗好一隻後,再請它抬起另一隻腳,這些本來就要進行的步驟對遊客來說,充滿了新鮮感,無形中成了一出『表演』。」

動物園管理無終極標杆

眾所周知,動物園花費龐大,光是動物們的伙食費就已相當驚人,由私人界經營的動物園說白了,無非是以商業利益為目的,針對這一點,何瑞煥並不否認,但也不排斥,「經營者利用動物園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這當中當然包括金錢報酬,但只要他們在利用動物的同時回饋給動物,也回饋給民眾,那至少還是互利的關係。」

私人經營的動物園門票會隨著經費浮動,以何瑞煥曾經服務的綠野仙蹤迷你動物園為例,最高價時是10令吉,調低後成了4令吉,他指:「付一些管理費是合理的,但收費高,門檻就高,動物園也就更難以普及,一家人到動物園就要花上百令吉,不是每個家庭都負擔得起。在我們調高價錢時,人流確實變少,調低價錢,遊客又再次增加,那倒不如採取『薄利多銷』的方式。」

對於動物園好壞的評選,何瑞煥表示一般以動物的多樣性和健康狀態、環境舒適和相對充足的硬體設施為標準,但也直言,在動物園發展的這條路上,永遠不會有目的地,「要跟著時代的腳步和社會的需求不斷轉變,並沒有一個標桿標示著到達某個定點就算達標。」每個年代有屬於那個年代的動物園,經營者需視當時的社會狀況及需求,好好思考如何讓人們走進動物園,而動物園又能帶給這些人怎樣的回饋。(3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