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果 是一場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体育 -

掛靴轉戰馬拉松,好像是因為在球場上鬧得不愉快。10個血性男兒在場上追逐一粒球,鬧脾氣本是常事,沒動手便算君子;也可能因為閱讀村上十多年,馬拉松情意結終于發酵,自始踏上不歸路。

如果人生是一場馬拉松,13歲便是我的起點。

青春有的是無處揮發的體力,老是喜歡挑戰自己和彼此。有段時間我們早上6點起床,6點半出門,在天還未亮的大清早,騎腳車到山腳火車鐵路旁停放,然后衝刺,從植滿橡膠樹的山腳,一直跑到橡膠樹與原始森林的邊界,跑步鍛煉體力。山路偶有覓食的山豬。在猴子還未睡醒的寂靜森林裡,只有蟲鳴。山腳印度廟的廟祝未現身搖鈴,未驚醒沉睡中的神明。朋友體力比我好,跑得快。我獨自一人落后。耳邊聽得見的除了自己呼吸的聲音,便是響亮的心跳聲。山蚊大只,被吸血很疼。為了不被山蚊近身,我們都拼命跑。

少年人愛新鮮,但不持久,很快就輸給漫畫和籃球,從此少跑。直到大學時期為了足球而鍛煉身體,才又繼續跑。那時候跑步的朋友是個超級瘦子,約一米七身高卻不足40公斤。喝了水,跑起步來水在肚子裡搖晃,像水瓶裡的水在搖得咯咯作響。

如果人生是一場馬拉松,大學時期是剛跑了5公里,體力仍然充沛的時候。

男兒當熱血,年少時看了《灌籃高手》狂打籃球,但沒成為籃球州或國手;后來看了基旦巴西羅納多狂踢足球,也沒成為足球代表。然而32歲那年,掛靴開始跑馬拉松,卻慢慢實現了心裡從小就想要成為運動員的願望。這個運動員不代表州屬或國家,除了代表自己,亦只能代表自己。

國內一般的馬拉松賽事,最適合新手的是10公里。也有5公里的fun run,適合兒童和父母牽手散步,就不叫比賽了。10公里的賽程,選手需要用一小時半的時間完成。超時會面臨工作人員收檔關門沒獎牌的窘況。為了首次參加10公里的比賽,我去了武吉加裡爾的公園跑步。簡單的拉筋動作后,就一鼓作氣去跑。不曉得測量時間,亦不清楚自己的體能狀態,懵懵懂懂完賽。從獨立廣場開始跑,一直跑到皇家山,再回去廣場,既不會蜻蜓點水,也不會草上飛,只能如頭蠻牛橫衝直撞,氣喘吁吁。

如果人生是一場馬拉松,那次我跑到了10公里。

跑步不是一步登天的事情。半年后,我參加了在檳城大橋上舉行的半程馬拉松,21公里的距離,也稱作半馬。首次半馬,過程慘痛。塑膠手錶皮帶斷了。大腿兩側和乳頭被濕透的衣服磨至破皮流血,被鹹鹹的汗水泡得很痛。然而夜空中飄來細雨。橋下是深邃的漆黑海洋。數千人半夜在大橋上跑步,跑鞋辟啪辟啪踏在柏油路上,聲勢浩大,甚是壯觀。

如果人生是一場馬拉松,那次我跑到了21公里,滿臉都是汗水干透后變成的鹽花。

經過半馬,發現跑步是一門大學問。好的跑步鞋減輕膝蓋和身體,尤其是腰脊的負擔。普通的塑膠手錶只能看時間,無法記錄每次的跑步時間和速度,也不能測量心跳,必須要有運動手錶才能留下記錄,知道自己有無進步。短褲必須用透汗的材料,否則褲子濕透,重量會拖慢速度。此外也盡量避免穿內褲。運動褲裡面有層薄紗已足夠,不然內褲邊會磨到大腿兩側破皮。乳頭也要貼乳貼或膠紙,不然被衣服磨到皮破血流。

我開始會問自己為何跑得如此辛苦,還要繼續跑下去。

但我沒有答案。

對于疲乏,只要休息幾天就會恢復。換比較好的跑步鞋和褲子,貼了膠紙或乳貼,就能避免受傷。我買了一隻新的鐵人運動表,可以測量跑步、騎腳車和游泳的各項紀錄。我開始學習如何閱讀各項跑步數據,並把數據上載到網上自行分析和比較。

而因為只會運動,不會休息,我的身體開始累積疲勞,造成不同程度的運動傷害。其中尤以源自從前踢球受傷,導致腰脊突出的問題最為嚴重。但因為年輕,休息一段時日,又再繼續跑。后來參加的半馬,過程中也見到了跑者半途休克,送院不治的意外。所以休息真的很重要。但我依然沒有為何要繼續跑的答案。直到讀了20世紀的英國傳奇冒險家,1924年在沒氧氣筒的年代攀登珠穆朗瑪峰失蹤的George Mallory(無法證實他是否攻頂第一人),被問他為何要爬山,他所說的答案,我才恍然大悟。

「因為山就在那裡。」他答。

因為路就在那裡,繼續跑就對了。

我后來參加了兩次42公里的全程馬拉松。跟許多資深跑者比起來,這實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成績。有些朋友繼續跑下去,已經跑了一次又一次的100公里超級馬拉松。

然而每次跑步,每次馬拉松,見到身邊氣吁吁的跑者跟我一起跑向終點,跑向陽光明媚的前方,總是很高興。越過了終點,也許前方有一堵水泥築成的牆。但要是路還在那裡,繼續跑就是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