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希聯共同宣言4大建議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有網友問我:「你是不是左派?」我的回答:「是,我是民主社會主義者,現在多半又稱社會民主主義者,但我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作為科班出身的歷史學博士,我所掌握的馬克思學說,包括新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為我認識和批判資本主義的邏輯和運作,提供了倫理和科學兩方面的視角。」

故此,我充分理解半個世紀以來,在大馬給定的政治條件,若要推翻國陣霸權,必須得依循「議會改良」而非「暴力革命」的道路,才能有望以最低的社會成本,落實普世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價值。而行動黨50余年來的鬥爭,所幸從未乖離過此路線。

網友又問:「那火箭算是左派政黨嗎?」

我以為,要回答這個問題,則必須把行動黨放在更寬宏的歷史脈絡才能解釋清楚。大馬建國之初,正值冷戰兩極交鋒,此時的全球政治鬥爭,基本都離不開左右對峙的格局。然而,大馬的馬來種族主義者,善于利用種族情緒來掩飾階級矛盾,加上封建主義濃郁及種種惡法鉗制,大馬的左派力量,不論是單打獨鬥或合縱連橫,始終都難逃被分而治之,進而分崩離析的歷史宿命。

左派的歷史宿命

回顧建國60年,從馬來亞/馬來西亞歷經社會主義陣線、人民力量陣線、替代陣線、人民聯盟到希望聯盟,在野陣營都容易被文化、教育、膚色和宗教議題所撕裂,很難持久地作為一個影子政府,來為全民提供兩線政治的替代選擇。

應該說,馬共森林鬥爭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社陣的血淚抗爭也值得我們欽敬。然隨著時光轉移,今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托派和毛派,在選舉舞台上都已乏人問津。

再則,資訊革命引發的社會矛盾,與傳統產業社會那種勞資對立的矛盾大有不同,藍領階級不再是社會最備受壓迫的普羅大眾。白領、粉紅領、灰領、金領乃至T恤圓領,都呈現社會階層的多元化以及壓迫形式的多元性,左派的「階級意識」根本就不彰。

故此,希聯要實事求是地自我定位,不要被極右或極左的思潮所干擾,我 有以下若干建議,可作為大家參考:

一、希聯不應當是「左翼聯盟」,應該是「進步聯盟」。除了土著團結黨右傾,其余三黨的意識形態,都屬于中間偏左。所以,希聯不可能按什麼「第三勢力」或托派社會主義黨的鬥爭綱領來草擬競選宣言。

恕我直言,「好鬥」和「過左」的競選綱領,只是一小部分左翼讀書人「自爽」的小圈子文化,不僅自由派選民、中產階級、中小型企業不買賬,就連低下層選民(尤其保守馬來人)也不會感到興趣,因為他們的「階級意識」已經被巫統的種族主義或伊黨的神權政治所綁架。

二、希聯的「共同競選宣言」,不可能是取自某一成員黨的意識形態之最高綱領。從民族、宗教到階級論述,四黨黨章內的表述或各有側重點,但一旦來到希聯的「共同競選宣言」,就肯定有所取捨和妥協,這是服膺選舉政治的現實需要,也是多元分化社會的一種必然和無奈。

六名副首相

簡言之,從馬來人的土權會乃至華社的所謂「法家」,那些種族法西斯的叫囂,要麼是「右派幼稚病」,否則就是敵營的「無間道」棋子。故此,希聯高層在擬定共同宣言時,大可不必理會。

三、除了回到505的《挽救馬來西亞:民聯共同宣言》的基礎,我相信希聯的新政也將結合當前大馬政治改革的最迫切需要,即:打倒「竊匪盜國」的現象,以及把引發「竊匪盜國」現象層出不窮的制度性原因連根拔起。

故此,希聯這屆大選的基調,不應以民族/宗教/階級論述為主旋律,而應從弘揚民主主義出發,回到維護聯邦憲法的基本點,強調憲政主義,重建國家分權制衡的機制,廢除種種惡法以鬆綁公民自由權,促進稅務改革以恢復民間經濟活力,抓拿國際臭名昭彰的政治大貪官,恢復國際社會和外資對大馬的信譽,從而讓大馬重新走向「現代化」的正確發展軌道。

四,希聯「影子內閣」的名單不宜讓各黨高層人物「被對號入坐」,因為大馬不是一個如歐洲般「民主鞏固」的自由國度,這裡的野蠻執政黨,是靠官媒捏造假新聞和網絡謊言來抹黑政敵,所以「影子內閣」正副部長的陣容,無論如何排 陣,都會引起種族主義者和宗教極端份子蓄意挑起爭議。

故此,我大膽建議,希聯應提出「影子椅子」而非「影子人選」來對比國陣的權力設置,以彰顯出制度性共享權力的進步性。譬如,希聯可以承諾一旦執政則設置六個副首相的機制,分別由一名馬來人、一名華人、一名印度人、一名沙巴人、一名砂拉越人,以及一名女性擔任副首相。

我有信心,這是一個具有點燃人民「希望」的新政策,各族同胞、女性選民和東馬兩邦,都會充滿期待和熱情,迎接這個「平等夥伴」關係的新大馬!

與此同時,馬來同胞也不會過度擔憂,因為新首相人選,不言而喻是由馬來人擔任。副首相,也有一名馬來人;至于女性副首相,也可以先讓馬來人擔任(因為穆斯林女性面對的性別壓迫比任何民族都要大);

其余四名副首相,分別由不同民族(男女皆可),按專業特長和地域發展需要,由成員黨協商推薦最適當的人選出任之。我認為,只要是平起平坐,有實權,有具體管轄範疇,希聯新政權的六位副首相更能實事求是地扮演民族、性別和東西馬「平等夥伴」的角色,這總比當前納吉內閣的首相署九位部長,更稱職地發揮集體領導國家的作用,也體現出一個多元民族國家的政府特徵。

漸進改良

只要這個新政得以落實,那怕希聯只是一屆的短命政府,國陣未來也很難推翻這種制度性共治國家的「平等夥伴」關係,這就是制度性改革所發揮的進步作用,只要走出正軌的第一步,大馬未來就能亦步亦趨,欣欣向榮。

社會民主主義從來就沒有全盤解決所有問題的終極方案,我們的祖師爺伯恩斯坦有謂,「最終目的微不足道,運動就是一切!」

所以,現階段我們一定要好好把握「騎馬殺雞」的歷史機遇,把火力集中在瞄準唯一的目標——國陣,一定要確保能用選舉推翻它,拱希聯上台,讓大馬轉型成為兩線制的民主國家。這就是一名社會民主主義者,一名務實的理想主義者,對希聯備戰第14屆大選的諫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