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教書,本只為「鐵飯碗」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交響閱 -

林雄高的故事時,心想這位老人是非常熱愛教育,才能走到現在。他卻說,這是個美麗的意外。68年開始,林雄高便在柔佛古巴威小學當臨教,「當時也沒純粹是中五畢業,想找份工作而表示,自己當時並沒有想過要深在那個年代深造並不是大多數人自己與身邊的朋友一樣,都想找工作。因此,在阿姨幫忙牽線,員這個「鐵飯碗」時,便不做多了。裡是新村,孩子們都很愛玩,很我打成一片。」學生們個性好玩,上課,於是與他們關係要好的林雄 高就變著法子來教他們,甚至願意在下課後留下,幫學生免費補習。「看著他們慢慢進步,真的很開心,那種喜悅和滿足是無法形容的…」憶起人生中的第一批學生,他嘴角微微揚起。「要是當年不當臨教,我可能就不會走這條路了。」

爾後被師訓錄取,完成兩年的培訓,便被派往吉蘭丹任教。接著,他到馬大中文系深造,畢業後被派回家鄉任職。當時教育部給了他兩個選項——到聖母中學或文西阿都拉中學執教。前者已有華文老師,後者則是計劃開辦華文課的學校,本著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學中文的念頭,他選擇到更具挑戰性的文西阿都拉中學任職。

雖然林雄高也辦中六華文班,但他認 為在國中教中文比此更具挑戰。「你聽過流動班嗎?」他接著說,「就是看哪裡有空位就去那裡上課的班。」

流動班教無定處

林雄高透露,由於中文課與宗教課設在同一時間,因此在中文課時,學生們就得出來集合,再尋找空課室上課。「有時發生突發狀況,遇到常上課的課室有人,又得另覓去處。」他指出,曾在每一間不同的課室、實驗室、視聽室,甚至是校內的大樹下上課,但這並沒有動搖他在文西阿都拉教中文的決心。

「要讓國中生上華文確實比較難。」他也指出,因中文非必修課,校方對此不 太注重,讓更多剛升上中一、二的學生想藉機放棄中文,因此教學上面對更大的挑戰。「這跟中六華文班不一樣,中六生思想比較成熟,也知道自己要什麼,因此前來補習的都是對中文有一定的興趣。」雖然如此,林雄高仍孜孜不倦地引導學生,最終確實讓不少學生做出轉變。林雄高笑言,雖然有些學生的成績不是特別標青,但勝在願意學習的那份心。

「我還是校內的『華人事務官』呢!」因林雄高是校內唯一的華文老師,也是唯一接觸中一至中五華裔學生的老師,因此無論校內華裔學生發生任何大小事務,校方都會先轉介給他做「輔導」,之後才送到輔導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