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子君告別前半生

短篇小說《傷逝》,是魯迅唯一一篇講述男女愛情的作品,講述子君和涓生衝破傳統家庭阻礙、從自由戀愛到婚姻破裂的故事。57年之后,一位癡迷魯迅的女作家亦舒,把子君與涓生的故事搬到了1980年代的香港,寫下了小說《我的前半生》。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交響閱 -

作品中,亦舒試圖塑造出一個新的「子君」,改寫她半個世紀前的悲劇命運。在新的時代社會環境下,亦舒使女主角子君徹底意識到獨立的重要,她自食其力,逐漸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從《傷逝》中被拋棄的「子君」,到小說《我的前半生》裡開始自省,一步步走向獨立的子君。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真實站在這兩部巨著的「肩膀」上,故事被成功移植到了當代大都市上海,表現了當代女性對自我、婚姻、事業、家庭等多個維度的思考以及多元價值的選擇,然后通過多元化「婚姻觀」的展現,呈現當代婚姻生活中的幾種典形狀態,從7月4日啟播后,即刻掀起大大的話題與熱潮。

婚姻生活百態形貌

對于婚變前的「全職太太」羅子君(馬伊 飾)而言,婚姻就是自己的全部,只要安心在家,打扮好自己,照顧好丈夫和兒子就夠了,而子君的閨蜜唐晶(袁泉飾)則是新時代獨立女性的代表,她確信愛情易逝、婚姻易碎,所以日夜兼程追求物質和精神的獨立,靠婚姻不如靠自己;同是職業女性的凌玲(吳越飾)為了生活精打細算,費盡心機只願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圓滿;而子君的妹妹子群(張齡心)則代表社會中最普通的家庭婦女,貧賤 羅子君(馬伊琍飾)是一般家庭主婦,離婚后,被迫獨立生活。 賀涵與羅子君的人生經歷正是男女婚姻中最現實的寫照。 陳道明飾演的老金是一名老好人,典型的家庭支柱。 夫妻百事哀,一邊忙碌照顧家庭,另一邊還要為生計奔波工作。

劇中男性的婚姻觀也各不相同,縱橫職場的商界精英賀涵(靳東飾)在婚姻面前踟躕不前,他認為:「人生不易,結婚就是找一個隊友同舟共濟」;謹小慎微的陳俊生(雷佳音飾)則是一個傳統男人,賺錢養家,一力扛起家庭的重擔步履沉重;子群的丈夫白光則以愛情之名成婚,卻眼高手低,吊兒郎當「沒正形」;而老金則是在家庭中一味付出的類型,老好人,做飯煮菜修傢具樣樣都行,認為男性應該是家庭的支柱。

中國正熱播的《我的前半生》裡,沒有被完全美化的人物,沒有刻意地扮嫩裝酷,觀眾終于又看到了演員踏踏實實演著與自己年齡匹配的角色。更重要的是「都市情感劇」終于又開始腳踏實地地討論「中年家庭危機」、「女性自強」話題,跳脫出一直以來「霸道總裁和小白兔」、「靠男人上位的偽女權」等人設的死循環,被笑說都市中年人終于正常了。(310) 唐晶(袁泉飾)是獨立女性的代表,確信靠婚姻不如靠自己。

亦舒《我的前半生》1982年11月出版, 35年后,被中國新麗文化搬上熒幕。35歲的羅子君,全職太太已做到資深,若不是丈夫突然提出離婚,她就打算這樣過下去。毫無工作經驗的中年棄婦闖入社會,還拖個孩子,子君的人生從安逸到谷底。作為女人幻想男人嫉妒的對象,賀涵活得極其忙碌而又有質量,但遇到生活一團糟的子君,他的平靜人生被打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