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畫寄意 思念亡母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的作畫題材也是前所未有的,荷花之作為親生前很喜歡白蓮,她在兩年前離世了。姐妹中,我的樣貌最像媽媽。那時在畫這要畫幾張給媽媽,怎知道一開始動筆就無天進到辦公室連電話都不接,就是不停地 幕,只邀請了媽媽。她患有青光眼,看不清我的作品,我帶著她瀏覽一張張的作品,跟她解釋這張在畫什麼,一邊講一邊掉眼淚…」此時他邊說著也哽咽起來。

「媽媽已經三十多年沒有接觸光了,只是聽我講話,我每個禮拜回家看她,我最愛摸她的頭,她指甲都是我剪的。本來她不答應讓我剪腳甲,說男孩子不可以摸女生的腳,我就說我是你生的,來回剪了三兩次以後,有一回我回家吃飯,她抬起腳要求我剪腳甲。」

面對自己 隨心所欲

他望向眼前的畫作,「我畫不回第二張了,每次我下筆想要找回那些感覺,可是往下畫又不一樣了。」吳亞鴻是個真性情的藝術家,他在過去三四十年間積極創作水墨畫,也清楚知道自己應該繼續為馬來西亞的水墨畫做出更多的貢獻,然而他也誠實面對現階段只想創作油畫的自己。

為什麼想畫油畫呢?「那是莫名說不出緣由的,我沒有辦法回答你,這時候我肚子餓,想要吃一點東西,等下口渴了要喝水,就是如此簡單。我不會因為食物很好,就只吃食物不喝水。那個時候需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那個時候做什麼我心裡會感覺很踏實,我就去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