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張吉安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的角色。

對于他的離去,更多人遺憾的是從此僅存的一個非主流主持人消失了,卻沒有人願意成為下一個肩負文化傳承意義的他,所以他的離開是「叛逆」個性使然,說白了也只是想要大家去反省。

政府制度的荒謬

他頂住唯一鄉音與非主流音樂主持人這個頭銜十二載,無奈這個帽子越來越大,這樣的定位越來越僵化,突然宣佈離去,華社因該要去思考到底是我們需要他,還是他需要我們?以文化傳承之名包裝的華社華團卻無法承擔失去唯一的他,對外華社一直以馬來西亞保存完整中華文化為傲,他的離開卻將此包裝也一併扯下,原來踏踏實實的堅持只是一個人,沒了他就什麼都沒了,這是何等空泛,何等狼狽?他的「叛逆」, 大家能明白嗎?

離開電台那天,他對媒體說補交大馬教育文憑(SPM)是主因,大家一窩蜂的圍繞這個主題在罵,隨后三百個實習醫生和國營電視臺約聘化妝師必須補上相關學歷證明的相關新聞才陸續曝光,是什麼原因讓一群醫學院畢業生比不上一個離職的非主流節目主持人?他很清楚這從來就不是補發文憑的問題,也非關馬來文尊嚴與國家認同,而是政府制度的荒謬。

新聞出來后,他也就沉默不再表達什麼,其實他在看,看這個社會到底有多少人在思考,又有多少人在盲從。

要求一個任職十二載,現場訪問與口譯已故馬來裔導演雅思敏( Yasmin Ahmad),並以此系列報導獲得最佳電台男廣播員獎項的他補上大馬教育文憑是不是很奇怪?他的個性能不作怪嗎?補上文憑很容易,那絕對是一個合時宜的 做法,但他就是「叛逆」,喜歡在不合時宜的時間做不合時宜的事情,也才有今天的各種討論與謾罵,也才會有各種荒謬的相關新聞被報導。

官方嚴守1963/ 67國文法令下的規定,凡是大馬公民要擔任公職,就必須有大馬教育文憑馬來文優等,作為馬來西亞國民的我們,看似不該有異議,卻陷入官方擁有的國家文化詮釋霸權的陷阱中。

國民需要遵守相關規定,外籍專才卻另有規範,無需大馬教育文憑馬來文優等,這很難用溝通、馬來文書工作需要等理由說服大家,這種一國兩制說白了就是對馬來西亞國民一大緊箍咒,荒謬無比。

他愛這個國家,他在意,一路走來從不被認同到成為某種典範,他有的卻是更多的無奈,唯有在這個節骨眼再「叛逆」一次。

子彈打出去了,就讓子彈飛吧,是否能正中紅心,早已不是重點了。他到底是張吉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