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方能圓李光耀遺願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教育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陳錦松

無可否認,已故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的三名子女李顯龍、李顯揚及李瑋玲都是深愛他們父親的,他們都很想圓父親的遺願。因為有愛所以有了執著,當雙方都有各自不同的執著就會有矛盾,如果沒有妥協就必然會有糾結與衝突。愛的執著卻是最大的傷害,這就是人生的無奈。

如果李光耀的故居是李家手足彼此互相詆毀及攻擊的根源,那李光耀「有故居不如沒有故居」。許多富豪留下遺產給下一代,本來和睦的家庭卻因為爭產而分崩離析,反目成仇,留下豐厚的財富原來是「福」卻最終是「禍」,充滿弔詭。

貫徹「不拆」立場

李光耀故居的「拆」與「不拆」,李家手足都有同樣的意志,就是希望完成父親的遺願。人死不能復生,李光耀的遺願到底是要「保留故居」還是「拆掉故居」,不同的解讀必然得出不同的結論。

李顯龍質疑最后一份遺囑的「有效性」,暗示李光耀遺囑的弦外之音是要「保留」,因為李光耀不是普通人,是建國總理。李顯龍通過國會機制或國家機 器,目的就是確保「不拆故居」的立場能夠貫徹到底。

但李顯楊與李瑋玲卻堅持李顯龍不應挑戰遺囑的有效性,並以2對1的家庭成員比數確保父親「拆掉故居」的遺願不可被扭曲。

到底「國家意志」與「李光耀遺願」何者為重?

李顯龍的執著是基于李光耀故居具有歷史的意義及價值,是新加坡建國的見證者,緬懷歷史人物,李光耀是新加坡人永遠的記憶。李顯龍總理就指,如果他為盡長子之責遵從父親遺願,一意孤行把李光耀歐思禮路的故居拆了,那才真正濫用權力,違背李光耀盡一生建立起的規則體系與價值觀。李光耀的遺願看來不是一紙遺囑,而是一個無形的「價值」。

故居意義受考驗

李顯揚弟妹執著于把李光耀的故居拆掉,李顯揚耗費巨資與兄長買下故居就是要圓父親的遺願,盡顯孝道。儘管李光耀是一代偉人,是新加坡人的「國父」,但他不希望父親死后連最后的尊嚴,最基本的遺願也無法得到尊重,做孩子的情何以堪。那些設法阻撓執行李光耀遺願者,豈非是對國父「大逆不道」。

李顯揚不滿兄長李顯龍總理「指示他的部長們重複有關李光耀不理解遺囑的指控」,他反擊道:李光耀可是劍橋教育的律師和議員,影射李光耀在不完全瞭解遺囑內容情況下簽字,以及在拆屋條款下簽名卻不知道其含義,是對一個偉人的「侮辱」。措辭之強硬,看似難有妥協余地。

偉人故居的意義原是留給后人對遺跡的紀念及歷史的追溯,讓偉人的光輝形象與道德光環照耀后人,為國家增添歷史脈絡。但如果故居的歷史需要添上一筆偉人留下的故居是造成家庭成員的劍拔弩張、爭權奪利、勾心鬥角、毀家敗譽的根源,試問留下的這個故居還有存在與緬懷的意義與價值嗎?是否只會讓后人恥笑?

李顯龍與李顯揚、李瑋玲對故居的爭執未能在爆發前化解,事實上已經對李家 造成巨大的傷害,新加坡廉能的威信也面對「濫權」的質疑。新加坡前總理及榮譽國務資政吳作棟力挺李顯龍時直言:「他們(李顯揚、李瑋玲)的目的顯然是不計對政府與新加坡人造成的附帶傷害,也要把總理拉下台」,這個談話無助于雙方和解,以吳作棟的資歷與政治高度,他更需要釋放「善意」,給雙方友好的談判空間。

手足之情更重要

李顯龍身為一國總理,不論是否靠父親庇蔭才,還是靠「個人本事」,但早期李光耀對這位長子的肯定早已溢于言表。李曾說,如果不是因為他本身曾經是總理,兒子李顯龍相信將更早當上總理,因為不論是智力、政治經驗或語言能力,內閣中無人能及。現在出現的家庭紛擾,顯見李顯龍對家事還是「難以招架」。

目前李家手足彼此已經伸出處橄欖枝,準備和解,這是好的開始,如果繼續爆料勢必造成兩敗俱傷,之間沒有勝利者。

故居的重要難道敵不過手足親情的重要?故居畢竟是身外物,如果新加坡更重要,如果親情更重要,為何卻要執著于故居的身后事。

故居形同殺傷力的武器,如果李家手足愛新加坡、愛他們的父親、愛他們的家庭就應放下「武器」,放下對故居的執著。

李光耀要拆掉的是「一個屋子」卻間接毀了「一個家庭」,泉下有知,他必痛心疾首。放下執著,家庭才有望破鏡重圓。但願李家手足的和解不會只是短暫的停火,沒人願意看到新加坡第一家庭另一波伺機待發的大戰。

李顯龍與李顯揚、李瑋玲對故居的爭執未能在爆發前化解,已對李家造成巨大的傷害,也讓新加坡廉能的威信面對「濫權」的質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