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教育可改變命運 籲勿抹殺升學機會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雙福殘障自強發展協會總幹事劉琦亮曾表示,國內大部分殘障人士的工作性質主要是以「勞力活」為主,緣於他們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沒辦法從事專業工作。張志偉慶幸自己是幸運的一群,即便從小行動不便,父母仍堅持把他當成「正常小孩」栽培。

「據我了解,部分家長為了保護家中的殘障孩子,避免他們遭受異樣的眼光及對待,將他們『藏』在家。」他坦言,自己的求學生涯一路走來並不容易,所幸遇到不少貴人,不但順利完成學業,還取得多媒体設計的專業文憑,當上品牌設計師。

「我還記得高中時,課室是在樓上,每次上下課室都必須麻煩同學合力把我抬上樓;午休時間則要麻煩食堂安娣送食物給我。」張志偉感恩校方當初願意打開方便之門,讓他可以像一般的快樂學生,度過6年美好的中學生活。他說,只要能夠自行解決上廁所、吃飯的問題,各大院校其實無需擔心接受殘障學生入學,因為身邊的同學都願意給予幫助。

張志偉認為,殘障人士也該享有受教育的機會,因為透過教育才有機會成長,踏出社會。小學期間,校方曾因為擔心他在校園內跌倒而建議他轉校,而他在尋找大學時,同樣發生了類似情況。

感謝爸媽「放手的愛」

「高中畢業後,我一直都心屬一家設計大學。」當時他和媽媽一起前往教育展,並直奔該大學的展覽攤位。「我媽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學校的廁所方便殘障人士使用嗎?」但該校負責人卻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因為他們認定殘障人是一種負累。相反地,另一家設計大學的負責人卻相當熱情,向張志偉母子詳細介紹校內的無障礙設施。

「即便我多想在心屬的大學就讀,媽媽把我送到規模較小但『熱情』的學校,也不願讓我在一家『冷漠』的學校升學。」

那是張志偉第一次離家背井到吉隆坡求學,他 坦言,爸媽表面上看似非常放心,把他安頓好後,便轉身離開。「多年後,我才從妹妹口中得知,當時爸爸媽媽上車後,便因為擔心我的生活而流淚。」他把這稱為「放手的愛」,即便心中多想保護家中的殘障孩子,但為了他們往後的發展,父母必須學會忍心。「若不是當初父母願意放手,今天我也不會坐在這裡和你說話,或許我會長期躲在家中,不敢面對人群。」

張志偉在大學的那段日子裡經歷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離開熟悉的家、第一次在陌生浴室洗澡、第一次在全新環境裡吃飯等。「我還記得第一天上課就受到一個很大的打擊。」當時有一名老師說:「你連筆都捉不好,要怎樣學設計?」他坦言,雖然當下真的覺得很傷心,有股衝動想要放棄,但很快地他就冷靜下來,最後更以「最佳學生獎」(Top Student)的姿態順利畢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