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馬海嘯」也是造王者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希望聯盟能否在第14屆大選推翻國陣,很多人都寄望在馬哈迪所領導的土著團結黨。「馬來海嘯」一時成為了促成改朝換代的關鍵力量,也激起了無限的詮釋和想像。

然而,林吉祥「牽馬」的選舉戰略,也冒著若干政治風險。比如反對黨的支持者就會問:馬哈迪這「U轉魔鬼」是否可靠?難道行動黨為了取悅馬來人而出賣理想主義和政治道德?馬哈迪和土著團結黨人推翻納吉后會否重返巫統?萬一馬哈迪當臨時首相會否繼續作惡?為何希聯只管奪權,不問價值和制度改革?

故此,我建議行動黨在殷切期待「馬來海嘯」的同時,也不要忽略「東馬海嘯」的關鍵作用,並藉此找出新的動力,以激起更澎湃的「全民海嘯」。

巫統恐嚇馬來人

在冷戰時期,因反共地緣政治的需要,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和馬來亞半島在1963年9月16日組成馬來西亞,然新加坡因人民行動黨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處處槓上巫統的「馬來人至上權」,導致新加坡在1965年8月9日宣告「被獨立」。遺留在半島的人民行動黨領袖,遂在1966年3月18日重新註冊為民主行動黨。

認識這段歷史,就不難理解為何巫統半個世紀以來,不斷在馬來甘榜拿人民行動黨「李光耀的幽靈」,套在林吉祥頭上來恐嚇馬來人,宣稱火箭一旦得勢,馬來人就會大權旁落,華人精英就會殖民馬來人。對于這方面的反宣傳,林吉祥一直都很避忌。

話說回來,上世紀60年代原本由三大邦合成的馬來西亞,在國陣聯邦霸權的長年打壓下,逐步讓砂沙兩大邦淪為13個州之一。兩大邦的自主權自此受制于吉隆坡,導致經濟、稅收、教育及基礎設施等都嚴重滯后。

今天的馬來西亞,因巫統貪得無厭,導致醜聞纍纍、經濟發展乏力、民族關係緊張、宗教越發極端、人才嚴重外流、外資紛紛撤走,這無疑是一個衰敗國家的徵兆。

如今巫統在半島,面對公正黨、誠信黨和土著團結黨的夾擊,政權岌岌可危;其可以操弄的戰略,一來就是抹黑這三個黨為「華人行動黨」的傀儡,再則,就是收編伊黨來跟巫統「合組馬來政權」,一方面用作 點燃馬來村民的保守想像,另一方面則藉此恐嚇城鎮華人的改變意志。

由此,半島人民,不論膚色,也不管支持朝野何黨,總是習慣墜入巫統的這一套宣傳邏輯,被「馬來人VS華人」、「穆斯林VS非穆斯林」的原始情緒,撕裂了跨越階級和文明的團結意識,模糊了共同追求民主、自由、清廉和善政的焦點。

所以,我在上周的專欄文章就公開呼籲希聯高層,不妨考慮在共同競選宣言中,提出設置六名副首相的制度性新政,來回應各方對希聯影子內閣具體人選的要求。

我為何要這麼建議?在此,我把問題講得更加透徹直白。

第一,我留意到近年來砂沙兩邦的本土主義勢力崛起,但這被吉隆坡的聯邦主義者,理解為搞「地方分離主義」。而砂沙的國陣政客,也很狡詐地靠一些偽民間組織,發動所謂「爭取自主權」的運動,來打擊「西馬反對黨」。

平等伙伴關係

所幸的是,沙砂兩邦抗衡國陣霸權,致力民主化鬥爭的行動黨,很自覺地將本土主義定性為兩邦向半島爭取「平等伙伴關係」的表現。唯有如此,我們才能順應砂沙人民的訴求,促成「東馬海嘯」,再結合半島的「馬來人海嘯」,一舉淹沒巫統。

第二,建議設置六名副首相,分別是由一名馬來人、一名華人、一名印度人、一名沙巴人、一名砂拉越人以及一名女性擔任,是為了體現民族、地域和性別平等的權力共治關係。

試想想,我們長年用血淚爭取的「民族平等」,何其容易被巫統曲解成華人反對黨對「馬來人特權」的挑戰;但我們換一種說法,將砂沙兩邦和兩性共治的訴求拉進來一起表述。如此,巫統就很難再老調重彈,沿用其所謂「華人VS馬來人」或「穆斯林VS非穆斯林」的論述來恐嚇馬來人。

尤其當下的巫統,正需要靠砂沙國陣成員黨來贏取多數議席以維持布城政權,這恰好是我們提出新的論述,來協助砂沙人民爭取「平等夥伴關係」的歷史契機。

第三,在六名副首相中,「未來人選」的想像空間其實很大,好比新制度的設置,有一名副首相保留給華人,但這名華人,未 必永遠都是來自行動黨,也未必是來自半島政黨,也未必六名副首相中只有一名華人,因為另一名可能是華裔女性。再則,副首相也可能超過一名女性,因為其它五名副首相,可能是來自砂沙或馬來裔、華裔或印裔的女性領袖。

此外,馬來人也未必只有一名副首相,因為另一名人選,可能是來自女穆斯林。故此,這種「可能的多元性」將讓巫統的舊抹黑手段難以得逞。

第四,有人擔心六名副首相會否讓新政府的內閣過度臃腫,甚至有浪費公帑之嫌。其實,如今納吉內閣的首相署有十名正部長,還有三名副部長,被形容為是「布城中的超級部門」,其空前臃腫的程度,好比「總統型首相辦事機構」。預算案中的首相署開支,也從2008年(阿都拉任期最后一年)的70億令吉,飆升到2016年的200億令吉。此外,納吉在2014到2016年的預算案,還編列了至少有70億令吉的所謂「收買基金」(slush funds),按劉鎮東的研究,納吉拜相之前,幾乎沒有這樣的先例!

按照需要編制

我並非主張希聯要向納吉看齊,而是建議將「政治酬傭」的廢材政客,統統從首相署掃地出門,將其簡化和轉化為有實權、有具體管理職能的六名副首相辦公室。換言之,這六人要按專業背景、學識強項、地域發展需要、性別和文化特長來分配轄下的範疇領域,體現多元性的「平等伙伴關係」,來輔助新首相治理國家。

第五,其實六名副首相的建議,並非什麼新玩意兒。泰國的內閣就設有六位副首相,分別管理公安、外交、法務、經濟、社保和基建。中國的國務院也有四位副總理,而且其中一位是女性。前任的副總理中,亦有一名少數民族領袖出任。

由此可見,每個國家的政府,都可按照其國家的實際發展需要,結合其政治體制所兼容的權力分配機制和特殊的政治文化,來編製內閣。我國作為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內閣中的副首相設置,就應體現多元民族、男女共治、地域平權的「平等伙伴關係」。

砂沙二邦的人民,只要抓住歷史機遇,全力支持兩線制,讓兩邦希聯領袖在國會選舉中大勝,就能成為扭轉國運的造王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