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欠債連累鄰居母心灰痛斬親情

林女士說,阿窿6月25日上門當天她已去報警。6月27日,其家門就被潑漆,毗鄰4戶鄰居的家門也被牽連,被漆上紅色「$」的大字和貼大字報。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Frontline -

北海15日訊│ 19歲華青因賭「馬機」欠下多組大耳窿后失蹤,連累家人被恐嚇之余,也一併連累其鄰居的大門被潑漆和凌晨被騷擾,華青母親萬念俱灰下,決定與兒子斷絕關係。

林女士(46歲)在一家公司擔任執行人員,其19歲大兒子王偉銘欠下多組大阿窿后失蹤,一家人飽受阿窿恐嚇。他們在走投無路下,向威省市議員羅偉鵬求助。

林女士今日在記者會上指出,有五六組大耳窿在6月25日登門要錢,她才知道兒子向大耳窿借錢的事。

「大耳窿告訴我,我的兒子在北海欠下6組大耳窿、大山腳欠下4組大耳窿。每一組大耳窿借1000令吉至2000令吉,現在利疊利,欠款約1萬余令吉。」

當她向阿窿表示兒子已不見蹤影時,阿窿則說,當日借錢給其兒子時,其兒子曾帶阿窿回家,以證明其住址。

「因此,阿窿現在是認家不認人,並且要子債母還。」

據悉,王偉銘是在按摩院做看場的。林女士說,兒子已一年多沒回家,她指阿窿找上門后,她急忙發消息給兒子的朋友,希望兒子能出面解決,但兒子始終 不見蹤影。

她續說,阿窿6月25日上門當天她已去報警。6月27日,其家門就被潑漆,毗鄰4戶鄰居的家門也被牽連,被漆上紅色「$」的大字和貼大字報。

擔心二兒子被捉

「如果阿窿朝我家潑漆,那我無話可說,畢竟欠債的是我兒子。但現在卻牽連鄰居,尤其隔壁家住著一位全身癱瘓的老人,萬一有什麼事,老人家如何逃?」

她也說,其18歲二兒子患有自閉症,如今難得克服內心恐懼,出社會工作。她不希望阿窿追債事件讓二兒子內心蒙上陰影,也擔心二兒子會被阿窿捉去當人質,以迫她還錢。

林女士哭訴,由于不堪被大耳窿騷擾,她們一家兩個星期前已搬離組屋單位,目前寄人籬 下。

「更令她感到氣憤的是,大耳窿凌晨2時逐戶敲鄰居的門,鬧得其組屋「雞犬不寧」。

她懇求大耳窿放過他們一家,希望大耳窿找回欠款人,即她的大兒子還錢,也希望大耳窿不要牽連其鄰居。(259)

華青王偉銘向阿窿借錢不還,連累其家人居住的組屋住家被阿窿潑漆。

林女士(右)在羅偉鵬陪同下召開記者會,並聲明與兒子王偉銘脫離關係。

林女士要求兒子王偉銘出面解決欠款的事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