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三大強國政局轉變

由于傳統的精英政治人物未能解決民眾所面對的各種問題,選民就通過選舉諸如特朗普和馬克龍等政治素人來領導國家,希望能夠帶來改變。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Sport -

統。法國選民偏向中間路線,唾棄一向當權的傳統左派社會黨和傳統右派共和黨,也排斥極右派和極左派,選出同樣是「政治素人」、但走中間路線的馬克龍為總統。英國選民則有向左轉的傾向,儘管右派的保守黨仍然是第一大黨,但其國會議席不到半數,必須獲得只擁有10席的極右派政黨、北愛爾蘭統一民主黨的支持才能勉強執政。反而工黨多贏得幾十個國會議席,加強作為第二大黨的地位。

這三個國家的選民會有這樣的投票傾向,都有其各自的政治和社會背景。在美國,民主黨籍的奧巴馬,作為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候選人(事實上他只有一半黑人血統,父親是黑人,母親是白人),打出「改變」的口號,獲得90%黑人選民以及70%以上的其他少數民族選民(包括拉丁美洲人、華人、日本人、韓國人、越南人等)的支持,因此,儘管他只獲得40%白人選民支持,卻以微差打敗獲得60%白人選民支持的共和黨白人候選人而當選,而且在4年后當選連任。在右派的白人看來,少數民族的「左傾」使他們失去白人總統,對白人是一種侮辱。

2016年的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屬于傳統右派,獲得少數民族、主流 媒體和開明派白人的支持。但受教育較少的保守派白人展開「政治報復」,從種族主義角度投票,支持主張「白人至上」、「美國優先」的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儘管他獲得選民票比希拉莉少300多萬票,但由于獲得的選舉人票超過半數,因此當選總統,並遵守競選諾言,推行各種右派施政,在國內和國際上引發諸多爭議。

馬克龍完全執政

法國一向是由傳統右派和傳統左派輪流執政。有時還是「左右共治」,由右派總統和左派的總理聯合執政,或是由左派總統和右派總理聯合執政。但法國選民厭倦了這種傳統模式,而用選票作出改變。

原任總統是左派社會黨籍的奧朗德,他只擔任一任總統,因民望太低,便決定不競選連任。最主要的是他無法解決法國經濟停滯不前、年輕人失業率高的問題。在奧朗德之前,是由右派共和黨的薩爾科奇擔任兩屆總統,他也是未能解決法國經濟停滯的問題才使在他之后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落敗,讓社會黨上台。

馬克龍順應時勢當選總統后,他領導的法國前進黨也在選民支持下獲得國會 一半以上的議席,使他達到「完全執政」的目標,可以放手進行改革,領導法國前進。不過,他如果沒有政績,選民照樣會「修理」他。

西方民主制陷困局

英國的政局動盪,是因前首相卡梅倫不適當的舉行「脫歐公投」引起。「脫歐公投」成功變成卡梅倫的失敗,他只好掛冠而去,使到特麗莎梅成為英國歷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

特麗莎梅也是誤判形勢,希望通過提早大選使到保守黨的國會議席大增,從而鞏固她本人以及保守黨政府的執政地位。但英國選民不賣賬,減少對保守黨的支持,而增加對工黨的支持,導致英國陷入目前的政治動盪。

從三大強國的政局變化來觀察,西方民主制度已經走入困局。由于傳統的精英政治人物未能解決民眾所面對的各種問題,選民就通過選舉諸如特朗普和馬克龍等政治素人來領導國家,希望能夠帶來改變。但這類「新式政治人物」很可能會令他們更加失望,這可以從特朗普上任迄今的施政表現反映出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