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繁華城市信仰

口袋公園(Pocket Park)的概念不僅可為這個喧囂繁榮的鬧市增添一抹清新的綠色,也可以解決一個城市因發展密集而缺少綠色公共空間的問題。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Sport -

光。對于居住在這世界著名的金融城市里的都市人而言,綠色空間讓步伐緊湊的他們也可享受綠意生活。

由此可見,開放空間的重要性對一個城市是不容忽視的。隨著全球響應可持續發展城市以改善城市與人居,馬來西亞也朝著這方向邁進。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副部長拿督哈麗瑪于2015年出席「環境可持續城市高層研討會」時透露,中央政府、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共同執行國家的數項發展計劃。

其中一項計劃是由城市與鄉村規劃局擬定的國家城市化政策。這項計劃的目標是在我國邁向2020宏願年之際,人均公共綠地面積達20平方米,既是每1000人可享有2公頃的公共空間。但是《吉隆坡結構大藍圖》提到,公共空間、休閒與體育設施只佔城市土地面積的6.5%。

換言之,人均公共空間面積只達3.6平方米而已。而《檳城結構大藍圖》計劃每5000人可享有2公頃的公共空間,相等于人均公共空間面積只是4平方米,猶如一間浴室般的大小。相比之下,這比率遠低于國家城市化政策里的人均公共空間面積的目標。

在檳城,青年公園( Youth Park)與歷史悠久的植物園是無人不曉的公共公園。身為檳城的綠肺之一,植物園與青年公園也是旅遊景點。可見在2014年推出的檳城雙層觀光巴士路途,植物 園與青年公園為城市路線的第二站。雖然這兩座公園不是遊客前來檳城旅遊的最大目的,但若想在這佔地299平方公里的彈丸小島上找一塊有如這兩座公園大的土地建造公園,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口袋公園(Pocket Park)的概念不僅可為這個喧囂繁榮的鬧市增添一抹清新的綠色,也可以解決一個城市因發展密集而缺少綠色公共空間的問題。

城市建口袋公園

根據美國國家休閒與公園協會(National Recreation & Park Association),「口袋公園」通常都是坐落于市中心並且被林立高聳的大廈包圍著,以及擁有不超過1/4英畝的面積。雖然口袋公園的空間不大,但是它可以解決都市人對休憩環境的需求。

舉個例子,在美國紐約除了建立于19世紀的中央公園,在這寸土寸金的紐約卻不難找到伸縮性高及散佈在高密度的城市中心區的口袋公園。而世界上的第一座口袋公園,其實就是坐落于美國紐約的佩雷公園( Paley Park)。

雖然檳城這彈丸小島的發展迅速,但是近年來我們可以逐漸看到規模小的公園像雨后春筍般地湧現。檳島市政廳也有建造口袋公園,例如喬治市華蓋街的友 誼公園( Taman Persahabatan)和安順路的愛心公園(Taman Penyayang)。其中最為聞名的是坐落于喬治市古跡區耗資百萬令吉提升的本頭公巷公園 (Armenian Park)。這座佔地1600平方米大的口袋公園于2016年四月開幕。

綠林提高宜居品質

它除了是這城市的一道風景線,同時也打造一個可以讓人與自然間產生心靈交會的地方。提升后的本頭公巷公園有更多樹木遮蔭 、增設更多的休閒空間如休閒長椅和走道,以及更明亮的環境,讓公眾在繁忙的都市中無時無刻也可享受綠色的自然環境。

但鄰里公園的面積比口袋公 園大一些,所以大部分新建或被提升的公共公園都是鄰里公園。我們最常看到的鄰里公園都是出現在住宅區附近,如喬治市的五條路公園( Taman Kejiranan Macallum)和發林的柏力沙公園(Taman Kejiranan Beriksa)。這些鄰里公園不但提供簡單的設施,如緩步跑道、健身器材及凳子等,也讓公園使用者在忙碌的一天后到公園小憩、放鬆身心。

一個樹少人多的城市,猶如少了色彩與生氣。更多的綠色公共空間,不但可提升城市的宜居品質,而且也可吸引更多高技能的專業人才搬來檳城居住。若說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精髓與記憶,那麼綠地就是一個城市的靈魂。綠色,無疑是繁忙都市的信仰。

若說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精髓與記憶,那麼綠地就是一個城市的靈魂。圖為吉隆坡國油雙子塔公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