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地安家享受自在與安定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NEWS -

當初之所以從醫,歐陽林笑指,主要還是因為「比較會讀書」,眼見成績好的學長都選擇當醫生,而自己喜歡生物,不喜歡數理,也就跟上腳步。「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家裏經濟不好,要改變生活就要有穩定收入,醫生的那份收入是我所需要的。」他自認是加倍努力型,「學醫需要背很多東西,我記憶力不好,但很肯花時間,人家花一小時做到的事,我花2到3個小時,也還是一樣做得到。」

寫作時對名聲沒有期待,但他承認二三十歲時,對人生有所追求,會享受成名的虛榮,四十幾歲後,事業和人生所追求的資產已經到了一個程度,也就對很多事情看淡。「人生中,有些東西已經得到,有些沒得到,有些是自己放棄了。來到這個年紀,身邊人來來去去,覺得始終是健康最珍貴。」

年輕時是旅行家,他往返三回,完成了絲路之旅,現在則是想到旅行就覺得疲累,「老實說,現在真的沒想再挑戰什麼,只想安定。一如我說現在想當個空閒的醫生,因為跟隨醫療團到有需要的國家施援這類工作該在三十幾歲時做,現在我感覺自己已無法勝任。旅行也一樣,體力上應付不了,情懷也已不同。」他一直相信,該在適當的時候在合適的地方做該做的事,而今大馬和臺灣兩地各自安下的家也有著這樣的目的,「大馬是我的家,家人在這裡,而臺灣是讓我享受獨處空間的地方,房子就在台大附近,每天騎腳車代步,自在又方便。」

這個時代,交通便利、網絡發達,人已經不復以往一輩子被困在一個地方,但要來去自如,還得要有顆能自由來去的心。歐陽林不給人遠在醫生桌子後的高冷感覺,也不顯現大情大性虛無縹緲的作家體質,他會為診所的開設睡不好覺,卻也同時擁有四十不惑,不強求的智慧。或許正是因為有血有肉,有強壯的地方,也有自我捆綁的弱點,所以才能兼任同是彰顯人性的工作——醫生和作家。(30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