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總面對關鍵的政治表態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Entertainment -

陳錦松

獨中統考的問題淪為「政治議題」是不可避免的,董總作為捍衛民族教育的領航者,其身份注定這個考試必然離不開「政治」,由于它早已經被標籤為「華人辦的華文考試」。在單元種族的思維裡,這是與政府以「馬來文」為主導的政策是不搭調,甚至被認為是「反抗」的。

擁有超過8萬5000千多在讀學生的獨立中學,是政府教育體制外的「怪胎」。政府不把它看在眼里,海外的大學卻視其為「寶」,其培養的畢業生紛紛被召喚,升學路徑完全不成問題。除了本地大學「莫名其妙」的門檻,亞洲大學排行榜名列前茅的新加坡國立大學多期望把其優秀畢業生「囊入袋中」。

據悉早些年,新加坡大學曾向董總索取統考前數百名最優秀成績的學生名單,以「利誘」這些畢業生來新加坡就讀。我國人才就是這樣流失的,道理至明。

多年來未見曙光

60年代初華文中學寧可不接受政府津貼也不接受改制,明顯的讓人理解華社是要在政府體制外辦「自己的教育」,華人社會慷慨捐輸無非是要通過獨中維護民族教育,特別是抗拒政府的打壓。

獨中課程、教材以至于考試都是有別于政府制定的課綱,若統考要與政府的考試一個樣,根本就不需勞民傷財辦統考。

當國家教育強調單元教育政策,甚至有意消滅華教,華社為了延續民族教育的發展、落實與生根,只有另闢蹊徑,寄望民族教育能在壓迫下頑強抵禦,並開花結果。

大選是政黨之間的「肉搏戰」,選民才是老闆。為擄獲民心,各黨派須出奇制勝。統考的是否承認,這時通常又會被熱炒,證明它離不開「政治」。儘管統考熱炒,但炒了幾十年,好像仍然未見曙光。

行動黨、公正黨、誠信黨、土著團結黨結盟的「希望聯盟」,公開表示已同意將在成功執政后承認統考文憑,且不會要求獨中工委會修改課程大綱或納入國家歷史科。這是反對陣營對獨中統考的但書,這不正是董總這麼多年奮鬥所祈求的嗎?

積極回應希聯宣言

1982年董總在林晃升領軍的年代就企圖在「打入國陣、糾正國陣」的策略中謀求突破,當時的華教四君子王添慶,郭洙鎮、江真誠、許子根被寄予厚望,但最終卻事與願違,敗興而歸。董總對希望聯盟承認統考的表態,不必因為其是反對黨的但書而忸怩作態,儘管表態歡迎可能就被視為「政治態度」。

執政的國陣政府多次有意無意對董總伸出橄欖枝,看似承認統考文憑有望,但經常都是虛晃一陣,只讓華社空歡喜,最終還是打回原形,統考承認口說「一里路」事實上卻是「難如登天」。

董總「超越政黨,但不超越政治」,反對陣營承認統考的呼聲,董總實在無需害怕把「統考」當「政治籌碼」,應大膽要求執政黨必須提出對統考承認的保證。

當統考這麼多年來都離不開政治,要求政黨有一個態度完全是合乎情理的,這也是爭取統考承認的「必要手段」。董總 如果繼續對政黨的表態與但書無動于衷,一些政黨就會在選舉時繼續操弄民意,忽悠華社,最終落得難堪的下場。

統考問題是否對選票產生影響力取決華社的集體壓力,壓力越大政黨政治才可能嚴肅看待華社數十年的「意志」。希聯的宣言,董總應持「積極的態度」回應,這或許會被視為挾持民意的「政治的籌碼」,但欲迎還拒,表現靦腆,將難喚起華社的集體意識,要政黨兌現承諾。

董總既然「超越政黨,但不超越政治」,就無需在陷入「政黨」與「政治」的困惑中,而不知道如何「安頓」統考在選舉的正當位置。歡迎希望聯盟把承認統考列入競選綱領,也應該向執政黨提出同樣合情合理的「要求」。

在紛紛議論來屆大選的馬來人海嘯也好,華人的退潮也罷,統考的承認在重要的歷史關口不能不作「關鍵」的表態與對政黨的「施壓」。董總如還在搖擺不定,猶豫不決,錯過關鍵時刻作出「正確」的決定,可以肯定一旦錯失良機,機會不一定會再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