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證疑被盜用婦女欠3千電話費

疑身份證遭盜用,收入微薄清潔女工被指拖欠流動電訊公司高達3000余令吉的手提電話費,令其肩上負擔無故加重,并對「白狗偷吃,黑狗蒙災」處境大感不滿!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前線 -

事主王秀麗(53歲)已針對此事向太平警方報案,同時通過行動黨后廊州議員廖泰義召開記者會揭露遭遇。陪同者包括廖泰義的助理陳蕙絲。

來自太平甘文丁的事主表示,她前后3次接獲該家公司發出的律師信,指她在2014年12月24日至2015年6月期間,采用該公司的電訊服務,并拖欠高達3263令45仙的電話費。

她指首次接信是去年1月21日,由于本身非用戶,但為 了厘清事情,便到該電訊公司設于太平一家廣場內的柜臺投訴,并在職員協助,查證并沒有欠款,同時即席复印了一些相關文件,聲言將助其寄回吉隆坡交總公司處理。

「豈料,我在今年2月6日再接獲第2封律師信,我過后在2月8日回函解釋,以為會沒事,想到又在今年5月2日接獲第3封律師信,并聲明如果我沒有繳清費用,該公司將向我采取法律行動追討欠款和利息, 以及承擔律師和堂費。」

不曾掉失證件

她說,由于實際沒欠債,因此不打算理會,豈知上個月當她到一家連瑣店購買洗衣機時,并在店員游說下想簽下一個新配套時,才發現自己的名字早已被列入申請黑名單。

由于感到事態嚴重,她在在周二(18日)再往電訊公司服務柜台查詢,這時卻被告知 她其身份證可能被盜用,才導致拖欠上述款項。

她指本身也在對方的協助下,拿到涉嫌盜用其身份證者當年簽約時所留下的聯絡號碼,不過卻是個無效號碼,經過思考后,她決定報警備案。

她說本身曾在2006年更新大馬卡,但不曾掉失證件,不解為何身份遭盜用,希望警方調查。

她說,本身是名清洁女工,幫人抹地抹窗,在接獲工后會與24歲的孩子一起工作,收入微薄,尤其是近年來外勞搶灘,找吃更不易,因此,若要她無故承擔3000多令吉的「欠款」,那可是無妄之災。

針對此事,廖泰義將協助事主將報案紙呈交該電訊公司,以期此事能圓滿解決。(27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