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殊途,珍惜生者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特寫 -

石蓮枝11歲就開始割膠,沒有受過教育,不識字,為什麼被神選上,她自己也說不上來,胡亞祿打趣說:「或許神要找的人就是要夠單純,腦袋空空那種最好,我講,你跟著做,這樣最好。所以,在這個年代,特別難找到接班人。」

來問米的人除了華人,也有印度人,採訪時其中一名到訪的信眾說起聽過石蓮枝說印度話,嚇得她不由得不信。石蓮枝下陰時對人間的事是全然不知的,胡亞祿說:「她借出身體時,臉色會變得很難看,全身冰冷,還有一次作嘔,因為新魂屍骨未寒,上來時會有異味。」除了印度話,石蓮枝被附身時,還說過英語,這讓她自己也不禁莞爾,笑說:「我竟然還能說英語!」

胡亞祿和石蓮枝透露,問米的成功率目前為止是百分之百,「只要能提供 名字、死忌和葬在哪裏,肯定找得到。不管土葬還是火葬,只要有一個地方安放,就沒問題。印度人難一點,因為他們會把骨灰撒去大海,但是最終還是成功找到他們的先人。」那投胎一說是怎麼一回事?胡亞祿指,並沒有投胎這回事,到了年紀去世的,一定都在靈界。

問米並不是關起門來的隱蔽事,旁人可以一塊兒聽,見證整個過程。胡亞祿強調:「聲音沒法改變,但人的語氣是學不來的,叫上來之後,說話的方式一定會很像,有者感覺到自己的親人,眼淚流個不停。如果上來之後,認不出親人、說話模稜兩可,一直在猜測,那肯定是假的。」無論如何,胡亞祿始終認為,不管什麼事,都該趁人在生時的有限時光裏好好把握,不論是愛或恨,都該妥善解決,若已陰陽兩相隔,人鬼已殊途,就該放手不執著。 森美蘭芙蓉志元堂逢週三和六開放讓民眾問事,起乩時間未到,已見信眾拿好號碼等候。12歲被揀選成為乩童,今年38歲的黃曉銘稱自己只是媒介,離開神廟,不過是平凡人如你我。

訪談時,碰巧有人前來問事,石蓮枝在無需幫手,沒有特別設置的情況下快速起乩。聲線和說話的方式雖和她本身稍有不同,但現場氛圍融洽,整個儀式就像神與人在聊天。石蓮枝稱自己沒有陰陽眼,也沒真正見過神,但很榮幸能夠成為神的使者,借助神的力量助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