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對抗納吉 敦馬揭家人受干擾

吉隆坡21日訊│敦馬哈迪1946年就加入巫統,一生可說是與巫統密不可分,如今成立土著團結黨並與希望聯盟聯手,站到了巫統對立面,在對抗納吉期間,他被撤除國油顧問職,兒子莫扎尼辭去大馬雪邦國際賽車場主席職等。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全國 -

他透露,自從公開對抗納吉后,他的家人、朋友甚至是職員,都受到壓迫和干擾,包括其從商的次子丹斯里莫扎尼。「我的家人被干擾,如經商的侄女、兒子莫扎尼都受到干擾。」

敦馬哈迪接受《東方日報》獨家專訪時指出,親近他的人士遭遇追稅手段的干擾,包括其辦公室的秘書在內,都被追討2萬多令吉的稅務。

國家面前無私利

在家人面對干擾和反納吉之間如何取捨,馬哈迪表示,從來不多為自己考慮,國家面前無私利,在個人與人民的抉擇,永遠都是以民為先。「當我選擇領導國家時,就要更多考慮人民。」

馬哈迪圍繞著諸多爭議,其中之一就是家人涉足商界,尤其是登上大馬富豪榜的莫扎尼,他進軍油氣行業而身價大漲,不少人認為這與馬哈迪的作用有莫大關係。

不過,馬哈迪稱,當他是首相時,並沒有因此變得富裕,也沒有特別關照家人,他們就像普通人一樣。

「兒子和親人都是在我離開首相之位后才投身商界,在我擔任首相期間,不准許他們與政府 做生意,當我離開后,我沒有權力阻止他們不要經商,如果他們成功,是屬于自己,不是我的關係。」

在馬哈迪執政年代,推出了國產車普騰、吉隆坡國油雙塔樓、一級方程式賽車、布城行政中心、吉隆坡國際機場等,讓馬哈迪引以為傲的心血,不過普騰因虧損近半股權脫售給吉利集團,與此同時,2018年也將停辦一級方程式賽車,除了商業考量之外,也有聲音認為連串舉措是 在逐步消除馬哈迪政治遺產。

對此,馬哈迪說:「他要毀壞我所有的政治遺產,我不在乎,但事實是,他在布城有辦公室和官邸。我當年的支持,才讓他有了首相之位。」

「他可以摧毀布城,剷平雙塔樓和檳城大橋,所有的一切都能摧毀,但他無法這樣做,即便是輕快鐵也是由我先啟動。也許他想要消除,但他不能,有人建議應該毀掉雙塔樓,那就去毀掉吧!」

-檔案圖-

馬哈迪聲稱,公開對抗納吉后,經商的兒子莫扎尼面對干擾。莫扎尼(右)已在2016年辭去擔任了13年的大馬雪邦國際賽車場主席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