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本質是教育

森美蘭芙蓉志元堂逢週三和六開放讓民眾問事,起乩時間未到,已見信眾拿好號碼等候。12歲被欽點成為乩童,今年38歲的黃曉銘稱自己只是媒介,不起乩時,不過是平凡人如你我。他說:「我從不探聽來問事的人問了些什么,離開了崗位,那些都與我無關。他們求的是神不是我,再說神做得到的事,我也辦不到。」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夜報 -

關於信仰,黃曉明有自己的看法:「地球上有很多無神論者,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神明有好生之德,不會因為你不相信就懲罰你。就像你可以不喜歡所在的國家,但國家並不會因為你的不喜歡而驅逐你。」12歲被神選中,雖不抗拒,但也只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一場車禍讓他感覺神跡,決定在乩童的修行路上多花心思。他指:「問事是風俗,但如果沒有實質效應,不可能傳承這麼長的時間。說到底,是社會因素讓人對它存有誤解。」

他不諱言,許多神廟都趨於迷信,「其實一開始不是宗教,只稱佛家、道家,說的是哲理,但以前讀書人不多,大部分人務農為生,講道理誰要聽、誰會信?為了傳承,才不得不轉型成宗教。」黃曉銘始終認為,宗教是教導做人的道理,而不是為了引導世人成佛成仙。他透露,到神廟問事並不是老一輩人才會做的事,反之老中青的信眾都這麼做,每逢週三和週六開放問事時,一晚要問近30單,信眾呈上自己的問題,神明「開藥方」解惑,一年到頭都如此。他認為,從某種層面來解讀,這是一種文化的傳承。

志元堂目前有12個能請神的乩童,黃曉銘是法主公的乩身,他憶述:「每逢閏年,廟會舉行持戒法會,神明會透過乩童寫下新一代乩童的名字,寫有名字和住處,接下他們就會去找。」黃曉銘就是這樣被神找回來的。「我父母同意,我也自然地去接受這個緣分,老實說,那時候才12歲,也沒多想。」事實上,除了神親自挑選,有興趣者也可表達自願成為乩童的意願,但需要經過神的同意。他強調,成為乩童需要三同意,神同意、父母同意和乩身本身同意。

他接著說:「很多家長把不聽話愛搗蛋的孩子送過來學習,持戒的7天7夜或9天9夜裏,受的是傳統、講規矩的思想教育,很多孩子閉關出來後,都有所改變。」他笑稱:「有的孩子在神廟很乖,但回到家就對父母大小聲,神明會把孩子叫來,說出他們在什麼時候頂撞父母或做了什麼錯事,罰跪一炷香,孩子心裏一驚,對『舉頭三尺有神明』有更深的體會。」

志元堂遵從神諭,在指定的時間舉行肅壇持戒法會,除了本地的弟子,也有來自中國的弟子參與其盛,年齡從6歲到96歲不等。封壇儀式一向吸引眾多善信參觀,出關時舉行的出壇儀式也歡迎大眾參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