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過死劫始虔誠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特寫 -

黃曉銘坦誠自己也曾是叛逆少年,雖是乩童,但不夠虔誠,「我畢竟是生活在科學的年代,覺得一切不過是潛意識。」21歲發生了一場讓他自此改變想法的嚴重車禍,他至今歷歷在目,「2001年3月30日,因為有廟務要咨詢,請了大伯爺(白無常)上來,大伯爺給了廟主席一張符,讓他交代乩身接下來兩天不要騎摩哆。當然,我沒有聽進去。果不其然,車禍發生了,在高速公路,腳斷成三截接了回來,腦和心臟都動過手術。當時,醫生說我隨時都會離開。」最後一次手術,醫生預計需要約半年時間才能行走,但黃曉銘在第三個月就已康復,其他內傷也已復原,當時醫生稱之為奇跡,而他開始相信這是神明顯靈。另一方面,在醫院住了一年多,他指自己已看透世事,鬼門關前走一遭,覺得凡事無需執著。

「我車禍前不聽話,車禍後被教育,開始覺得是自己的功德事業做得不好。出院回家休養時,有天深夜3點多4點,覺得房間一片光亮,醒過來發現法主公化身來看我」,他說:「那時候我當乩童已經9年了,玄界和靈界在之前完全沒看過,那是第一次。」法主公以什麼形象出現?「就和神像的祂一樣。」黃曉銘指,法主公訓斥他之前行為不端,希望他能重新做人,並好好學道,幫助更多人。

應求平安莫求財

他感嘆,乩童會被神揀選成為代言人,一開始都必定心術皆正,但人心會因為貪念而改變,這時候神就會離開。這也是如今有假乩童招搖撞騙的原因,他們被神離棄,但仍舊以神之名斂財。黃曉銘強調:「乩童『辦事』是不收錢的,即便是被請到廟外『辦事』,拿到的紅包也是即刻拿回廟裏,投進香油箱。你若是放進自己的口袋,接下來就什麼都沒有了,這一行不能繼續。」目前受僱於廟理事會全職負責廟務管理的他指,乩童這個身份是100%義務性質,有時還自掏腰包買葯給貧窮的老人家。

黃曉銘無奈笑言,身邊朋友有時會調侃,說 為神明辦事肯定能發達,他希望人們能夠理解拜神求的是平安,而不是財富。「神明不會為難你,但也不會幫你。如果是人生中注定要過的坎,那就無法改變,神明可以提醒你,或是幫助你減輕,但不會讓那道坎消失。」他直言:「我是乩童,但我從來沒有求過神。我做好自己的崗位,不打算依賴神明。」育有3名子女的他孩子發燒,身邊人疑惑他為何不問神,他說:「生病要先看醫生,人該做的事要先做,不然求神拜佛也沒用。」

他分享一個法主公和他的對話,「祂問我『阿仔,人們求觀世音菩薩時都說什麼?』,我答『南無觀世音菩薩』,祂又接著問『那觀世音菩薩有事要求時,念什麼?』我說我不瞭解。祂告訴我,觀世音菩薩也念『南無觀世音菩薩』。」這段對話的用意是讓他明白求人不如求己,任何事不管是問人還是問神之前,先問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