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平等,當如何爭取?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LD COLUMN -

上周希聯最高理事會名單出爐,引起國陣領袖的兩極化反應。納吉和多名巫統部長疾批民主行動黨是希聯的幕后老大,馬華魏家祥則說,行動黨「當家不當權」。

巫統和馬華的反應,是典型的種族主義政客,向個別族群喊話的老調。巫統要馬來人相信,馬來政治力量分散,華人火箭就會伺機崛起,殖民馬來人。馬華要洗華人腦,指火箭為了討好馬來人,也甘做二等公民,即使希聯上台,華人命運也不會改善。

基于篇幅所限,本文暫且不談希聯的共同標誌和基本綱領,只集中探討以上爭論的政治意涵,那就是如何看待這個國家的「民族平等」問題。

馬來(西)亞反對派一路走來,「民族平等」的問題,一直都以不同的形式,盤旋在這片多元民族國家的上空。

如二戰期間,馬共的「抗日衛馬」,社會動員靠的不是階級論述,而是民族主義;說得白一點,乃是調動海外華僑支援中國抗戰的民族主義情緒,只是文宣上被包裝成「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而已。

日本投降,二戰結束,英軍折返。當時的馬共和砂共,雖是標榜以階級鬥爭為綱,但打出的卻是「民族解放」旗幟。這時共產黨的核心支持力量,主要來自華人,其他族群對共產黨,抗拒多過同情,誤會甚于理解。

李光耀的路線

至于馬來人的右翼民族主義,就是巫統,是英國人犬養的所謂「溫和派」,用作麻痺馬來人的激進主義,宣稱通過精英到英倫和平談判就能獲批獨立。英國人也很狡詐地給與「馬來人特權」,讓各大民族難以精誠團結,分而治之,階級意識讓位給民族主義,自此爭論不休,直到今天。

馬來亞獨立后,隨即誕生的馬來西亞,與東姑聯盟對著干的勞工黨和人民黨,即便同屬左派,其實都有個別的民族主義歸屬。以華人為主的勞工黨心繫中共,是毛澤東思想的追隨者;人民黨則認同印尼左派,骨子里是「大馬來由主義」掛帥。所以社陣兩大黨,在官方語文的爭論,說穿了就是對「民族平等」問題有不同的認知。

當年共組馬來西亞的新加坡,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其意識形態上的民主社會主義,也和社陣的科學社會主義槓上。這 矛盾其實不僅是延續國際工運的路線鬥爭,而是左派政黨領袖之間的民族主義認同發生了衝突。李光耀和他的英文教育派精英,被視為是二毛子,認同大英帝國,骨子里是瞧不起華人文化,更要扼殺華文教育;而林清詳和他的華校派基層,則被認為是馬共的同路人,效忠的對象不是本土,而是中共,遵循的鬥爭路線是毛主席的「槍桿子里出政權」。

此外,李光耀鼓吹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也處處挑戰巫統東姑的「馬來人支配主義權」,導致最終馬新分家。坦白說,從昔日的非馬來人支持人民行動黨,演進到今天多數華人力挺民主行動黨,民主社會主義的平等觀,更多時候被非馬來人理解成是爭取「民族平等」而非「階級平等」。

至于「性別平等」和「城鄉平等」根本就不是主旋律。在華人眼里,國陣的「新經濟政策」就是赤裸裸的民族歧視,而國陣的「三一同化政策」(80年代盛行的一種語文、一種文化、一種宗教政策),就是民族打壓。

為何及如何反巫統

雖歷經兩代人的鬥爭,有血有淚,有進有退;但今天巫統在公民待遇上,依然有土著與非土著之別,連印裔穆斯林,納吉也準備要納為「土著」。但馬華民政,卻高調為爭取到零零星星的華裔老人紅登記轉藍而登報邀功,無疑是對「民族平等」的極大諷刺。

今天,大多數華人,以及非馬來人,對「民族平等」還有想像嗎?還敢想像嗎?

今天,大家反對國陣,主要是因為巫統醜聞纍纍、苛捐雜稅;還是因為馬來霸權和伊斯蘭霸權壓制公民自由權和民族平等權?

今天,大家支持希聯,主要是因為要絆倒國陣,改朝換代,免于國家走向政治獨裁,經濟崩解;還是我們要推倒馬來霸權和伊斯蘭霸權,打破「土著」和非「土著」的藩籬,建立一個沒有民族歧視的平等國家?

以上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考。按我的理解,在現階段,作為選舉政黨,希聯四黨都不可能會滿足非馬來人追求的「民族平等權」。道理很簡單,如果行動黨單打獨鬥,只是為了要在大選中挫敗馬華、民政、砂人聯黨和國大黨,無需考慮其他三個友黨的選舉利益(馬來人的感受),則火箭 大可將「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口號喊得響徹雲霄,並旗幟鮮明地將廢除「馬來人特權」,列四種語文(巫/華/印/英)為官方語文,承諾廢除「土著」與「非土著」待遇,包裝成火箭的競選宣言。

這些慷慨激昂的政綱,就是華人網絡激進派所要求的,但在選舉策略上,可行嗎?希聯其他三黨,就任由他們在馬來鄉村被巫統絞殺嗎?這對用選舉手段推翻巫統有利嗎?

雙海嘯齊淹國陣

當然,我不是要大家放棄追求「民族平等」,也不是暗示「民族平等」在我國永遠不會有實現的一天,而是要提醒大家:

1、既然「華人海嘯」讓行動黨505大勝,也無法推翻國陣,我們就有必要在戰略戰術上聯合「馬來人海嘯」和「東馬海嘯」,才有望一舉淹沒巫統。而在甘榜區,要能讓保守馬來人也奮起反抗巫統,不論華人喜不喜歡,馬哈迪確是關鍵人物。

2、既然大家都明白,搞種族主義和宗教情緒的巫統,千方百計要分化希聯,逐一擊破,則希聯就更加要聯合起來,共同抗敵,所以不要給巫統製造機會,污蔑「華人火箭主導希聯」,或者「馬來反對黨分化馬來政治力量,讓行動黨殖民馬來人」。

3、「民族平等」有分最高綱領和基本綱領,先從最基礎的做起,如承認統考文憑,批准新增華小,承認中台學位,提高華小撥款,這些都是讓巫統難以「伺機作亂」的政策,亦步亦趨,按客觀條件的發展,因時制宜。

4、若我們頭腦發熱,橫衝直撞,讓納吉喜出望外,陰招得逞,一旦錯失了「馬來人海嘯」,92高齡的馬哈迪,未來也很難再有將功贖罪的機會。「民族平等」不僅遙遙無期,「公民自由」也一去不復返,不懂要等到猴年馬月,巫統才能再次分裂。

我們不是靠一次選舉就能滿足所有的訴求,而是要抓緊機遇,騎馬殺雞,讓「馬來海嘯」先淹沒巫統,推翻國陣,才能正式開展民主化工程。新政府上台后,再逐步以科學和多元的教育,來開化落伍野蠻的思維,並以周延的經濟結構,刺激經濟生產,調整財富分配,來扶持真正貧窮的階層。

沒有以上三個前提條件,我以為「民族平等」將無法在馬來西亞實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