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樓組屋業主當自強

Oriental Daily News (Evening Edition) - - OLD COLUMN -

我李書禎 曾在2012年尾雪州面臨連月水荒之際開了一個監督班丹區居民缺水情況的專頁,至昨天仍接到一個廉價組屋區因發展商拖欠水供公司9千令吉水費而被斷水的投訴。

我在群組中請他們的共管委員會(JMB)出面處理此事,同時寫一封上訴信函,他們竟搞不清楚共管委員會主席與管理的職員(書記),也搞不清發展商的角色與關係。他們只知道投訴沒水來了!

一般業主與居民就只懂投訴自己的不滿,捍衛自己的權益,但沒認真想過事情是怎麼發生?自己的角色和義務又是什 麼?舉目可見不少高樓公寓組屋的共管委員會或管理出現各種弊端如貪污、濫權、瀆職、買貴了、捲款而逃等等,正是這些權益人冷漠、自私、沒常識、不參與會議、沒資訊所造成。

不知可追究發展商

有能力和相關知識管理產業的人「靜若寒蟬」,不願貢獻所長給共管委員會,結果可能剩下熱心但能力不足的委員;或者出現另一積極現象——大家爭做委員,當中有權益鬥爭,也不乏為謀個人議程者,全賴出席會議者的智慧與選擇。

公寓有部份問題也是那些只出租產業,自己不居住的業主造成的,尤其高價出租予一些外國人如中東地區來的家庭,入夜了才是他們的旺盛活力時間,一家大小在花園喧鬧至深夜;來自非洲持學生證者酗酒、音樂高吭、打架,似乎都不是那 業主的事,可是卻累了左鄰右里。

許多業主甚至共管委員會懵懵懂懂,不知道建築物建構與建設問題可追究發展商,經常吵吵鬧鬧;有些損壞與維修不懂申請已投保的保險公司;有些州政府或中央政府的優惠政策也不懂申請與享用……。

有一些共管公寓委員會的成員讀過我的文章,他們致電我說:李小姐,你也應該寫一寫那些常投訴的業主或居民,要他們多理解誠心付出的共管委員會成員,有時實在難忍他們,我們跟他們一樣即是業主,也繳管理費,如果義務工作只被鄰里埋怨,誰還願意出來為家園貢獻心力?

上述所言皆生活實例,但都發生在大都會,都受政府的法令和政策所影響,是政治應服務的對象嗎?在政治人物都在爭論政治議題,甚至假設性議題時,多少的代議士真正對人民的生活議題做研究和政策推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